七七书屋 > > 重生八零当自强 > 第270章 孩子的心声【大结局】
    “不要叫我妈,你现在不是有爸有妈,还有弟弟,陆家的大小姐,我可不敢做你的妈。”

    妞妞穿着大红色唐式缎面连衣裙,羊毛绒的翻边,料子高档,样式喜庆,单看这身童装就知道价值不菲。并且梳着满头精致的小辫子,向脑后延伸扎成一个马尾,女儿从小就是长头发,方悦从来没给她编过小辫儿,这样复杂的发型,一定不是孩子自己能办到的,定然出自那个女人之手!

    还有,一个十岁大的孩子,点起菜来有板有眼,那鲟鱼可都是大饭店才会上的菜,方悦也是有眼界的人,自然知道女儿在陆家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对于再见女儿,明明该欣喜,或者抱着痛哭流泪诉说这些年的不易,请她谅解不能见面的苦衷可听到妞妞唤邓颖新妈咪,又和她们处的这么好,方悦就忍不住想要打破这个美丽且刺眼的画面。

    哪怕伤害女儿也在所不惜。

    邓颖新护着红了眼睛的妞妞,陆斌气愤道:“方悦,有什么话你冲着大人来,干嘛冲着孩子?没想到几年不见,你还是这么蛮不讲理,就你这样的人,也不配做母亲。”

    方悦冷笑,“是啊,我哪有你身边的狐狸精配?不但抢走别人的丈夫,还迷惑别人的孩子”

    饭店里有几桌人吃饭,方悦故意提高嗓门,让别人误会邓颖新是第三者。

    邓颖新起身抱着默默流泪的妞妞,“咱们走吧。”

    纵有千万般指责方悦的理由,但她不愿在孩子面前诋毁她的亲生母亲,她早就把妞妞视为血肉,唯恐她受到一点点伤害。哪怕自己受到屈辱。

    妞妞个子不小了,邓颖新现在抱着她有些吃力,不过她的身形挺得笔直,大步走向门外。

    方悦不依不饶道:“怎么?当年你们做下的亏心事不敢认了?抢走我的丈夫不说,还从我身边抢走孩子,看我现在过得那么惨,你们高兴了?我说当年在江淮自打你登门后。陆斌就对我冷淡起来。八成自那时候起,你们就好上了吧?”

    看着打扮高贵、容貌年轻的邓颖新,再反观自己这些年忙忙碌碌都没有好好保养过。逐渐显现老态的面容,方悦的话越发恶毒。

    “陆斌,亏你还是军人,也不看看自己对不对的起这一身军装。在外找女人不说,还联合外面的人将自己的老丈人送进监狱。你还是不是人?你自己摸着胸口问问良心,我爸拿你当亲生儿子一样,又是为你安排工作,又是照顾你的生活。对你哪点不薄?你为什么要那么害他?”

    陆斌刚想反驳,却被邓颖新一个眼神止住。

    夫妻多年,彼此一个目光便能知其所想。

    她平静道:“一九八二年十月二十三日。你如果不清楚事情的始末,可以自己到报社翻翻报纸。至于你和我丈夫是怎么离婚的,大家心里有数,你就是在这说的再难听,在场的人与我们非亲非故,听个热闹而已,不会有谁离开这里还记得你的事,你的挑拨,也不会对我们夫妻有任何影响。”

    方悦的小心思就这样被轻描淡写的点破了,她咬牙又道:“妞妞,你还不清楚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吗?她就是拆散爸爸妈妈家庭的狐狸精!你还认贼做母!”

    在场的人是与他们没有关系,可妞妞呢?只要妞妞信了她的话就可以!

    果然,夫妻俩脸色一变,深怕妞妞误信她的谗言。

    妞妞轻声道:“妈咪,放我下来。”

    邓颖新没有动,妞妞亲了亲她的脸颊,安慰她道:“我没事。”

    方悦不屑地冷哼一声。

    妞妞走到方悦面前,抬起头迎上她的目光,在那双眼睛里,她只看到刻薄与算计,毫无邓颖新眼中的柔情与慈爱。

    “小时候,我只记得姥姥在照顾我,姥爷不喜欢我,经常用脚踢我,有一次我下楼慢了,他从后头踹了我一脚,我滚下来摔了头,他却给你们说是我自己玩时不小心磕倒的,大家都责备我,但我不敢说实话,因为我的爸爸妈妈总不在我身边,姥姥怕姥爷,即便看到也不会制止,所以没有人能保护我。”

    妞妞缓缓说着,泪水慢慢落下。

    陆斌又后悔又自责,邓颖新心疼的红了眼睛,他们从来没听妞妞提起过,竟还有这种事。

    妞妞接着道:“小时候在奶奶家我似乎做错过事,不过后来回家后,我却不用住在姥姥家了,妈妈当时带着我,爸爸也经常陪我,这是我对我的亲生妈妈最美好的记忆。可自从你把我丢在医院头也不回的走了,我就知道今后再也不会有妈妈了。”

    不等方悦解释,妞妞又道:“那一天总是在我的噩梦中出现,不过没有妈妈也无所谓,我追你只是害怕没有姥姥的照顾,会饿死那天你走的时候不知道吧,我追了你很久,跌倒过很多次,膝盖都磕肿了,可是任凭我如何哭着叫你,你一次都没有回头,好在奶奶把我抱回去,让我知道原来生活可以这么幸福。”

    她擦了把眼泪,拉着邓颖新的手,最后道:“我现在有爸爸、有妈妈,还有弟弟,更有奶奶爷爷二叔二婶,全家的每个人都对我很好,起码都比你对我好,所以今后不许你骂我爸爸妈咪!我今后也不想再见到你!”

    或许大人们的互相谩骂和指责可以视为一场闹剧,但从孩子口中听到这些话,在场的人无不动容。

    方悦原本以为自己会不在乎,可被女儿流着泪轻声指责,看着她维护另一个女人,她觉得自己的心正在一点点滴血、崩溃、坍塌

    方母倚着墙由啜泣变为大哭。

    早在方悦跟别人吵起来时,大堂的服务员就去后头喊她,没想到过来时会听到外孙女这样一番话。

    当年确实是她太软弱了,才会让孩子在家从小被丈夫踢打受尽委屈,后来打官司争夺孩子的监护权,丈夫非但不帮忙还从中作梗,她不是不知道,只是依旧不敢说罢了

    之所以不去金陵看妞妞,除了怕丈夫责备,她也是没有脸见孩子啊!

    后来丈夫落马,家产没收,她就是有心,也没有钱去金陵。

    这些年母女俩努力工作存钱,方母知道女儿是为了自己存二嫁的嫁妆,可她一分一分攒下血汗钱,为的却是去看一眼自己从小养大的外孙女!

    只可惜孩子现在就在门外,而她却没有脸面跨出去相认。

    “妞妞,你听妈妈解释!”方悦清醒过来,追了出去,“妞妞,不是这样的,妈妈不是狠心,你听妈妈解释好吗”

    而这次,轮到妞妞留给她一道背影一道头也不回的背影。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