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屋 > 都市小说 > 京门女侯爷 > 第370章 370 初见端倪
    毫不容易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杜宪回到自己的房间就马上瘫倒在自己的床上。

    今夜,她就要马上换回去,这地方实在是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杜宪几乎是十分焦躁的在房里度过了傍晚。

    夜深,天公作美,今日无风,层云积累,挡住了月华,只有隐隐的微光透过云层,落在大地上已经是十分的孱弱无力,是个基本等同于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慕容如玉站在宫墙边上冷冷的看着几道人影熟练的用钩索翻越了皇宫的城墙。好在他的目力极佳,不然的话以他现在有那些人之间的距离,怕是真的什么都看不清楚。平

    章侯府之中卧虎藏龙,今夜出动的这几个人身手极佳!

    他白天被小楼假扮的杜宪轰回府之后,先是将陆家的事情和父亲禀告了。

    慕容寒一听说陆晚枫居然在平章侯府,也是被吓了一大跳。

    当初陆家出事的时候,长乐侯还是他父亲担任着,慕容寒记得很清楚,当时他父亲就多方走动想要见上陆家人一面,只可惜都被杜平湖给挡了回来。其实杜平湖是好心,那时候陆家可是叛国之罪,武将叛国非同小可,他们慕容家若是在那个时候贴上去,不免会被人猜忌,再加上陆家与慕容家还沾亲带故的,即便是瓜

    田李下,那时候都不适宜出面。

    这事情一下子就耽搁下来了,但是杜平湖也答应了会好生的照顾陆家。后来战事全面爆发,大家都没心思再去过问这件事情了。

    等他父亲战死,他承继了长乐侯之后一直没机会去过问这件事情。

    如今陆晚枫在杜家其实想来也是正常的事情。

    不过听慕容如玉复述的陆晚枫的话语,怕是已经误会慕容家了。所以慕容寒想着等过两日他真有必要亲自去一次平章侯府了。只是他素来没给过杜宪好脸色,之前两府还闹得那么严重,他这边贸然登门,可真是有点突兀了,若是那杜

    宪给他脸色看的话……

    唉,罢了罢了,为了陆家,即便是颜面扫地,他也该去看看的。

    等慕容如玉从慕容寒那边出来越是想越是觉得不对劲,但是具体哪里不对,他也说不出来,就是觉得有不妥。

    他仔细的将今日发生的一切都回想了一下,完全没有任何可疑之处,但是就是因为这个毫无可疑,落在慕容如玉的眼底便是最大的可疑了。

    今日杜宪总是躲在陆晚枫的身后,这与平日里的杜宪不一样啊。

    杜宪那家伙是最不怕麻烦的,若是侯府有事,他定然是不会退缩,虽然有的时候他的确是挺怂的,但是与今日的表现就好像是格格不入。

    慕容如玉越想越是觉得有点不对劲。秀女入宫的事情他也早就知道,以前在白虎卫的时候会在宫里当差,休息的时候总有禁卫会闲聊这些事情。秀女们入宫之后会住在咏春宫里,有人打趣道若是等秀女们入

    宫了,他们这些去巡逻的人怕是要比陛下和太后还要提前见到秀女了。有人就会开玩笑说拉倒吧,秀女说是选自民间的,但是多半都是与京城的官员们沾亲带故,就连太后的娘家也有旁支的姑娘参选,更不要说是其他府上了。有人就提及了

    江南杜家也送了人入选秀女。而且秀女们的画像会先送到京城,太后怕是早就知道秀女们长什么样子了。

    因为事关平章侯府,所以慕容如玉也就是竖着耳朵听了几句闲话。

    能在内廷行走的禁卫与白虎卫家中关系都不简单,所以消息无比的灵通。

    既然杜家也有人入选,那今日的姑娘多半就是杜家的人了。

    慕容如玉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平章侯府应该是有事情隐瞒着。

    所以到了夜间,他干脆换上了夜行衣,等候在平章侯府的后门。

    若是今日平章侯府有异,他就跟上看看去,如若无事,那他也就不去纠结这件事情了。

    慕容如玉守到半夜的时候,平章侯府的后门果然开了。

    一辆马车以及两道人影相继从后门窜出,马车的马蹄上都用布包裹了,踩地无声。

    若非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办,为何要如此。

    慕容如玉凝神跟了上去。

    只是他不敢靠的太前。

    等到了皇宫城墙之下,就有了之前的一幕。

    慕容如玉远远的看着。

    这个位置选的极佳,在这个时辰,这段皇宫的城墙上正好是没有御林军守卫的。

    若非是对皇宫极度的熟悉,又怎么会能精准的找到这里。

    慕容如玉寻了一个稳妥的地方藏着。

    平章侯府的人将一个黑色的大布袋子从马车里面掏了出来,由一个人背负在身上,顺着从皇城上垂落的绳索朝上爬。

    慕容如玉看了一下时间,这马车停在这里只能有一柱香的时间,就要马上驶离,不然的话就会有夜巡的御林军过来,会被发现。

    平章侯府出来的人并不多,一共就三个人,包括了驾马车的。

    这三个人都爬上了城墙,马车上是空的。

    慕容如玉见状赶紧蹿入了马车之中,直接坐在了马车里面。

    他到要看看杜宪究竟在搞什么鬼。那个大布袋子里面藏着的到底是什么他是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这辆马车很快就要被弄走了,不然会被御林军发现,到时候平章侯府没有办法解释。若是平章侯府不能及时

    的赶回来的话,他会将这辆马车先驱走,等巡逻的人来过之后,再赶回来。

    不光杜宪要做什么,他都该帮一把才是。

    慕容如玉在马车上掐好了时间计算着。

    即将到一柱香的时间,城墙上才有了动静。

    慕容如玉一凛,透过马车车帘的缝隙朝外看了看。他们这时间算的也太准了,过不了一会就有巡逻宫墙外侧的御林军会经过。

    慕容如玉是白虎卫的都统,自是知道所有的排班时间。但是平章侯府也将御林军,禁卫和白虎卫的巡逻时间吃的这么透,着实的叫慕容如玉吃了一惊。

    他不得不对杜宪所带领的平章侯府有了一层新的认识。

    杜宪这个人,以前他觉得自己一眼就能看透,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是越来越看不透了。他压根就不像他表面上那么简单!

    其实慕容如玉现在有了一种感觉,真正简单的人是他!

    有三个人影依次从绳索上滑下,其中一人的背后还背着一个人。

    三人前后落地,悄无声息,训练有素。

    慕容如玉屏住了呼吸。

    “赶紧,时间不多了。”有人低低的说了一声。“主子赶紧上车。”有人将自己背着的人放落在了平地上,那人身披一件黑色的披风,带着罩帽,黑暗之中见人看不清样貌,但是慕容如玉透过车帘的缝隙还是认出了那裹

    在黑色大披风之下人的身形。

    是杜宪没错了!

    所以……杜宪刚刚是在宫里,平章侯府中人刚刚背进去的大布袋子换成了杜宪!

    李代桃僵!

    慕容如玉的脑海之中顿时浮现了这几个字。

    他的喉咙都有点隐隐的发干,浑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慕容如玉觉得自己心口堵的要死,如果平章侯府是用那个黑布麻袋将宫里的杜宪换出来,那今日在驿站门口见到的姑娘就是杜宪了?

    这一个认知让慕容如玉的头皮都有点发麻。

    隐隐约约的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但是隐隐约约的又好像不是!

    车帘被迅速的揭开,杜宪刚要上车,却猛人被黑暗之中探出了一只手臂给拽了进去。

    随后她的嘴就被人死死的捂住。

    其他三人立马抽出了自己佩戴的刀剑。“若是不想被御林军发现,就赶紧走!”慕容如玉一边死死的捂住杜宪的嘴,钳制着杜宪,一边沉声对那三个黑衣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