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屋 > 穿越小说 > 宫阙春迟 > 第1533章 路上9
    无人他们只带了最要紧的银票还有一些衣物零碎物品。

    石云昕立刻就知道他们今天赶路的重要性在哪儿了,他们要骑马快行,务必要在天黑前赶到城镇,否则没有马车地停在半路露宿一晚,人体可抵不住这雪冻的环境。

    如此话就不多说,两人下楼去在驿站大堂吃热乎乎的早饭,车夫也下来了,一夜过后瞧他神情也不是很萎靡,想来睡是睡的挺好的,只不过看见他们一缩脖子,还是有些瑟瑟发抖。

    三人没多言就吃起早饭来,小二给两人送上稠稠的碴子粥,楚天阔舀了一勺入口后,黑眸微滞,尔后不动声色地继续吃。

    石云昕没察觉到他这一个眼神,她把粥吃下肚,倒是没有什么反应,车夫吃了两大碗,也精神奕奕,看上去没什么问题。

    三人就去把两匹马牵了出来,雪停了也不是特别阴冷,外面空气干净清新,石云昕微抬头看了眼远处,还挺神清气爽的。

    楚天阔看上去眉眼淡淡,拥着她就跟她一起上了马,车夫在旁也上了马。

    驿站的一个小女奴送了出来,瘦瘦的小脸,苍白的脸色,带着小酒窝儿的笑容,抬头望着马上一抖缰绳准备出发的两人,就笑着送了句:“几位郎君一路顺风。”

    石云昕向着人微笑点头示意,楚天阔拉起缰绳,手臂有力精神充足,全然没有异样的样子,两匹马就分别撒蹄走了。

    那小女奴儿笑弯着眼,目送着两匹马的背影。

    马上,石云昕被拥在男人怀里,楚天阔低头贴着她耳边说:“那个女奴有问题,应该是唐偃的人。”

    石云昕蓦然吃了一惊,驿站里还有唐偃的人?!那她做了什么,他们身上有什么问题吗?

    楚天阔神色自然,在她耳边道:“早上送上来的粥,里面有卸功散,顶级的那种,食下,只要有武功的人非但功力全失,还会全身无力,连碗都拿不起来。”

    所以,那应该就是唐偃的人在粥里下了卸功散,再在驿站暗处观察着情况,哪个人手上一旦碎了碗,立刻会被抓起来。

    雪牧这里,有内力的人可没几个。又是个唐偃一开始追查到他们派人进行刺杀的地点附近,唐偃的人一起在这里布置了暗哨,也不奇怪。

    “那你怎么没事?!”石云昕恍然大悟又立刻转头,她和老马都没内力的,怪不得吃了粥没有任何异样。但是楚天阔就怎么没事?

    楚天阔说:“我体内有毒蛊,药性进入体内一般会迟些发作,粥一入口我就察觉了,然后不经意地吃了解药。”

    “你怎么一吃就知道有卸功散?”石云昕没半点恋人滤镜,很立刻想到这个问题。

    “这些寻常可能会出现的药,我以前都试过,就是为了识出这些药,不受人所害。”楚天阔说得很淡。

    石云昕就松了心,没想到楚天阔周全谨慎到如此,但也很可怜,试药……不过事实说明,可怜是值得的。

    幸好没事,在她啥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居然还有这么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