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屋 > 都市小说 > 冉冉心动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新的开始
    上官珒接过了佟冉的盘子,放到自己的面前,细心且耐心地将牛排切成一块块适口的大小,然后将盘子递还给她。

    “吃吧。”

    “谢谢。”

    佟冉大快朵颐,在他面前就是这点好,她丝毫不用掩饰自己的吃相,不用扭捏作态,只要单纯地做自己就好了,因为,他喜欢的就是她最本真的模样。

    吃完牛排,两人喝酒聊天,畅快肆意,毫无拘束。

    佟冉曾以为一年的时光会把两人推远,但其实,一年的空白,反而给此时的两人增加了很多谈资。

    “这里的星空好美啊。”聊天的间隙,佟冉一抬头,忽然发现这个阳台有着最绝佳的观星视角。

    “喜欢吗?”上官珒好像一直在等她发现的样子。

    “喜欢。”佟冉点着头起身,趴到阳台上,万里星河,璀璨夺目,岂有不喜欢之理。

    上官珒跟过来,从后拥住她。

    “阿冉,这就是我搬家的目的。”他动情地说。

    佟冉一愣,瞬间回忆翻涌。

    她想起来,当年他从天文台为她搬回一个望远镜,也想起来,他说过搬个望远镜没用,以后就搬家,搬到能让她看到星空的地方。

    原来,这里就是能让她看到星空的地方。

    “阿冉,这个能看到星空的家,也缺个女主人。”上官珒吻住她的耳廓。

    佟冉觉得太痒,下意识躲开。

    “哦,希望你早日找到这个女主人。”她继续装傻。

    上官珒将她的身子扳过来,让她面朝着自己:“我的心只认一个女主人。”

    “谁啊。”佟冉躲开他炽热的视线,佯装去看星空。

    “你,佟冉。”

    佟冉“咯咯”笑,笑着笑着,笑出了眼泪。

    “上官珒,你真肉麻。”她哽咽着,嫌弃,也甜蜜。

    上官珒拥住了她,他的吻先落在她的脸颊上,继而去寻找她的唇……可他刚吻住她,佟冉的手机就响了。

    咿呀的京剧声在浪漫的黑夜里显得有些突兀,两人立马从动情的状态抽离。佟冉推开上官珒,从衣兜里掏出手机。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上官珒见佟冉犹豫似乎并不知道打电话来的人是谁,他扬手抽走了她的手机,掐断号码,继续吻她。

    可惜,吻不过三秒,手机又响了。

    这一次,是卞廷川。

    上官珒冷眼瞥着屏幕上“师兄”这个备注,轻哼了声:“组团来坏我好事。”

    佟冉笑了笑,朝他摊开掌心。

    上官珒不情愿地将手机递还给佟冉,佟冉接起电话。

    “小冉,你在哪儿?”那头的卞廷川开门见山地问,然后,不等佟冉回答,他又忙补了一句,“刚才警察给我打电话,说是找到苏瑶了。”

    苏瑶。

    这个名字,已经隔了太久没有听到,佟冉一时恍惚,过往的记忆,慢慢重回脑海,她沉了一口气,心头像是被压了一块大石。

    “她在哪儿?”佟冉的声音有点冷,她忘不了,师傅是因为谁而丢了性命,她忘不了,云和剧院是因为谁遭了那样致命的一劫。

    “她死了。”

    --?--

    苏瑶死了?

    佟冉惊得手里的手机都差点落地,上官珒看出她的反常,扬手扶住了她的肩膀,在她耳边低声地问:“怎么了?”

    “死了……”佟冉睁大了眼睛,仿佛那人就死在自己的眼前般错愕,“苏瑶死了。”

    上官珒也愣了愣。

    这突如其来的死讯,让原本璀璨的夜彻底沉寂了下去。

    电话那头的卞廷川打破沉默:“警察让我们去警局一趟。”

    佟冉收拾了情绪,应声说好。上官珒开车送佟冉去警局,他们到的时候,卞廷川已经等在警局大门口了。

    处理事件的警察正好是姚明飞的手下,姚明飞闻讯也跟着一起过来了。姚明飞说,苏瑶死在了片岩的一个出租屋里,最先发现尸体的是房东。房东是个老太太,在她印象里,苏瑶孤僻又有点神神叨叨,平时走路总低着头,见人就闪躲,而且很少出门,常常在屋子里一闷就是好几天。

    房东老太太不大喜欢苏瑶,不仅因为她不结人缘,更重要的是,她还拖欠房租。发现尸体的那天,房东老太太就是上门去讨租的,结果,她一上楼就看到门没锁,苏瑶已经死在了床上。

    苏瑶是服安眠药自杀的,她死前换上了戏服,给自己化了经典花旦妆,就那样绚烂地死去,像在戏台上一样,从容微笑。

    房东老太太被那诡异的一幕吓得跌倒在地,险些犯了心脏病,她急匆匆报警,警察赶到时,床上的苏瑶仍是那一脸自得的表情。

    “看过现场的同事都说好像死得挺满足。”姚明飞觉得不可思议。

    佟冉坐在长椅上,没有作声,卞廷川也沉默,他的脸色很不好看。

    苏瑶曾是云和剧院的一份子,唱戏是她从小学习并且热爱的事情,能以自己最喜欢的样子死去,当然满足。

    可是,她不配。

    “现场还发现了遗书。”姚明飞又说。

    “遗书?”卞廷川顿了几秒,“我们……能看看吗?”

    “当然。”

    姚明飞和同事打了个招呼,那份有些褶皱的遗书就递到了卞廷川和佟冉的面前。整整一页纸,写满了苏瑶对云和剧院和对师傅卞应宗的愧疚,看得出来,自从云和剧院那场火灾之后,苏瑶一直活在愧疚之中,毕竟,她害死的是从小养她育她的师傅。

    遗书的末尾,苏瑶写到:“虽然晚了,但我还是该一命抵一命。”

    卞廷川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走到门外点了一根烟,佟冉默默望着师兄的背影,五味陈杂,即使他们都恨苏瑶,可谁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局。

    她正难受,一只大手轻轻地摩挲了一下她的发心。

    佟冉抬头,对上上官珒的目光,他的目光温柔中带着安抚的意味,不声不响地润色着她心头的意难平。

    “阿冉,都过去了。”

    是的,都过去了,虽然美妙的一天,似乎不该以这样的方式结尾,但是也好,一切的一切,都在今天画上了句点。

    明天,是真正全新的开始。

    ------题外话------

    抱歉,停更了这么久。

    我怀孕了,开始孕检,医生便说我有先兆流产的迹象,让我卧床保胎,我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紧接着就被孕反折磨,头晕、嗜睡、恶心、呕吐还一停不停地流口水,简直度日如年……之后,我妈妈突然受伤住院手术,我实在没有精力更新,抱歉抱歉……这几天,妈妈出院了,但依然不能下床,家里事多,我可能更新依然不稳,希望大家见谅……此文快完结了,大家可以等完结再来看。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