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屋 > 穿越小说 >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 第六百八十二章 好消息
    大周的京城,倒不如安公主所说的那么乱,一切都看似是恢复了秩序。

    只是,后宫之扰攘,一直都冲着子安而去。

    子安不胜其烦,却也不能不先对付着。

    这一天入宫请安,皇太后又给她出了个难题。“阿桀为我大周立下了汗马功劳,他这一房,子息尤为重要,你们成亲至今,你的肚皮还没动静,哀家和瑾太妃商量过,觉得该为阿桀立两位侧妃,只是阿桀如今还没回来,立侧妃这事儿若没问过他的意见

    也不好,所以便先搁置,只是,府中也该纳些人了,因此,便先往府里送些人,若日后能生下男孩,便扶为侧妃,子安你看怎么样?”

    瑾太妃今日也一同进来请安的,听了这话,她愕然地抬头,想申辩几句,但是,触及皇太后那锐利威严的眸子,到唇边的话生生又吞了下去。

    子安还没发话,礼亲王妃便淡淡地道:“皇太后管得还真宽,我嫁给老三这么多年,也没生下一男半女的,皇太后是不是也得为礼亲王府填几个人啊?”

    礼亲王妃是没给她留面子了,嫁给老三这么多年,她多少学了老三几分,就是不高兴的事情,怎么也得说出来。

    皇太后扫了她一眼,冷冷地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若是贤惠的妻子,在嫁入一年若没生下子息,便该为夫婿张罗妾侍了。”

    她没直接说礼亲王妃,但是,这怼得十分到位,因为,礼亲王这些年确实没有立侧妃,更没有什么姬妾通房。

    只是,谁都知道不是礼亲王妃不愿意让他娶,而是他不愿意。

    礼亲王妃闻言,淡淡地道:“我一向是个不贤惠的人,这件事情,街知巷闻。”皇太后阴阳怪气地笑了起来,“哀家可没这样说,只是王妃有这样的自知之明也很好,你们那位王爷,是个古板的人,哀家若跟他讲道理怕是讲得哀家嘴皮子都磨损了,还没讲得通他,所以,哀家也就管不

    得那么多了。”

    她把眸光移回子安的脸上,“你若没有什么意见,哀家便着手去挑选,你放心,哀家的眼光不敢说是最好的,却也不会往你府中乱塞人。”子安抬起头,慢吞吞地道:“谢皇太后为王府挂心,子安是个妇道人家,什么都不懂,事事要靠王爷做主,纳姬妾是大事,子安不敢擅自做主,王爷如今也快回来了,不如,到时候皇太后跟王爷说?或许让

    王爷自己挑,更合意一些。”

    皇太后满不在乎地道:“小事一桩,也得劳他自己亲自选?你这个主母,便无半点担当么?像你这样,日后如何撑起府中事务?”

    子安摊手,“这不是有皇太后么?皇太后连姬妾这种事情都替王府做主了,子安便是无用些也不打紧的。”

    皇太后怪笑一声,“你这话的意思,是不是同意了哀家的提议?”

    “这是皇太后的决定,子安不敢不从。”

    提议?决定!

    子安也懒得跟她闹,她要往府里塞人,那就塞吧,若老七看得上眼,也没办法的。

    若看不上眼,等他自己打发就是。

    皇太后闻言,微微笑了,“王妃善解人意,堪为贤惠之妻,如此,哀家便着手去挑选了。”

    子安没做声,她摆出来的态度很明显,就是老子啥事都不管,你爱张罗便张罗去吧。

    皇太后自讨没趣,便淡淡地道:“你们都回去吧,哀家这还有事。”

    众人舒了一口气,纷纷告退而去。

    出了门口,礼亲王妃对子安道:“你不该不同意的,她也不知道会往你府里塞什么人。”

    子安笑道:“不打紧,来了也无用啊,老七这个汉子都不在家,来了顶多就是多给碗饭吃,王府还不至于穷得给不起这顿饭。”

    “你啊,就该好好损她一顿,免得她总是拿着鸡毛当令箭。”礼亲王妃恨恨地道。

    子安笑得更甚了,“没必要,何必跟她置气呢?人家辈分在哪里摆着呢,算咱的长辈,若得罪了她,便是自找麻烦,还不如让她爱折腾就折腾,反正,不伤自己皮肉的,便不管。”

    “也是啊,好歹也盯着咱婆母的名头,真是憋屈。”

    回到王府,嬷嬷告知子安,说梁王一大早就来了,如今正在院子里等着呢。

    子安连忙大步进去,果真见梁王坐在凉亭里喝茶,见她回来,眉飞色舞地道:“本王是来讨赏的。”

    子安呸了一声,“讨赏?我的赏可没这么容易讨。”

    “这一次,必定是有重赏。”梁王笑嘻嘻地道。

    “快说!”子安一屁股坐下来,“我心里头正懊恼着呢,你给我说点好消息,让我消消火。”

    “怎地了?又给你气受了?”梁王问道。

    子安白了他一眼,“合着所有人都知道她会给我气受啊。”

    “可不是么?她就针对你,你没回来之前吧,那些都是虚张声势,你回来了,你就是受气包。”梁王说。

    “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子安哼道,翻翻白眼瞥了他一眼,“你的好消息是说还是不说啊?不说的话我可回去吃饭了,站了一大早,又饿又累的。”

    “吃什么饭?本王今天做东,早就叫聚福楼准备了一桌酒席,请你,柳柳,伶俐,还有姑奶奶一同去吃饭,庆祝庆祝。”

    “庆祝什么啊?”子安不由得大为好奇。

    “北漠来信了,要不要看啊?”梁王从袖袋里取出一封信,在子安的面前晃动了一下。

    子安精神一振,“快,给我看看。”

    梁王把信丢给她,道:“你不用看,就两个事情,第一个,救出秦舟了,正打算带秦舟回京,第二件事,柔瑶找到了,如今在南郡回京都的途中,到时候,与皇叔一同回京。”

    子安猛地打开信,飞快地看,一字一句都看得清清楚楚,她捂住嘴巴,已经有眼泪从眼角渗出,“太好了,太好了,柔瑶没事。”

    梁王促狭地问道:“那是不是该赏啊?这个消息,值得赏么?”

    子安激动地道:“赏,要什么尽管说。”

    梁王笑道:“今天的饭钱,你出怎么样?”

    子安站起来,“不要在聚福楼吃了,就在王府吃,把大家伙都叫过来,陈太君也请过来,我亲自下厨。”“你亲自下厨?”梁王苦兮兮地道:“若我再送上一个好消息,是不是可以去聚福楼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