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屋 > 穿越小说 >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 第五百六十五章 上枷锁游街
    曹国舅的笑容慢慢地收敛,看着安公主,“公主,您确定是初五白天就来了吗?”

    “国舅爷的意思是说本宫撒谎还是怀疑本宫什么?”安公主皱起眉头。

    曹国舅摆摆手,“公主不要误会,下官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宫中有禁军言之凿凿地说看见大周摄政王偷走了圣剑,这应该不会有假……”

    安公主怒道:“本宫和禁军之间,一定有一个人撒谎,若不是本宫就是那名禁军,你方才说禁军说的不会有假,是不是指本宫撒谎?”

    这安公主平日里看十分随和,穿着简朴的衣裳,笑容堆在脸上,看着十分好应付,但是,她一旦冷起脸来,就有一种天家威严,不怒自威的气势也浑然外溢于表。

    曹国舅心里暗暗叫苦,也有些懵,莫非真不是慕容桀偷走圣剑的?

    可禁军说亲眼看到他偷走的。

    安公主说得没错,她和禁军之间一定有一个人撒谎。

    东南区的百姓之前是远远地看着的,但是听到曹国舅和安公主的争吵,便围了过来,纷纷为慕容桀证明,说他确实初五就来了。

    继而,是连苏大人也一同来作证,还拉来了高凤天为慕容桀证明清白。

    “对啊,王爷是初五白天就来到了,怎么可能初五晚上才回去偷圣剑?且初五晚上,王爷还帮忙处理死于瘟疫的村民的尸体呢。”村长说。

    “没错,我们都亲眼所见,一定是那禁军撒谎,想要诬告王爷。”

    曹国舅看着逐渐沸腾的人群,又看了看一脸寒霜的安公主,再看看浑身散发冷然气息的慕容桀,有些慌了。

    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下来,道:“公主,具体情况下官也不知道,只是奉命缉拿慕容桀,如果公主觉得他是冤枉的,也有证据证明他是冤枉,便随下官一同回朝,向皇上说个分明吧。”公主冷厉地道:“谁许你用缉拿二字的?皇上从没下过这种旨意,众所周知,皇上去国书大周,王爷王妃来,是为了控制瘟疫的,皇上前几天召开国宴恭迎王爷的时候就说过,会不惜一切配合王爷夫妇的治

    疗,你却在这里胡说八道离间皇上和王爷,也就是离间大周和北漠,造成战争,本宫岂能容你这种恶意搅乱朝政的无耻小人?”

    说完,安公主一声令下,“来啊,把他给我拿下,上枷锁,一路游街回去,宣告民众百姓,这厮到底犯了什么罪!”

    曹国舅一怔,“公主你是认真的吗?”

    他不相信,因为游街是很大的罪行,而且前提条件是必须已经定罪了的。

    他被定了什么罪?安公主也没资格审判他啊。

    如果公主认为皇上没有下过这道缉拿令,直接回朝询问就是,为何要大兴问罪之师把他游街示众?

    他看到铁面卫从天而降的时候,他知道安公主是认真的了。

    铁面卫兵是先帝病倒之前着苏吴大将军培养出来的一批卫兵,挑选六岁骨骼精奇的孩子入队培训,武功骑射都经过刻苦训练。

    先帝死后前,便把这一批人赏给安公主,但是安公主不要,因为当时这一批铁面卫兵刚好是长身体吃饭的时候,她说养不起,而且以后还得发放俸禄,亏。可这些铁面卫兵怎么办呢?皇命不能违抗啊,皇上说他们是安公主的人,那就是安公主的人。没办法之下,铁面卫兵队长阿镚就找到了皇太后,皇太后便说既然是先帝培养下来的人,就朝廷养着,以后供

    朝廷用。

    只是这些铁面卫兵也是养不熟的人,迟着朝廷的饭,却只为安公主用。

    主子无赖,侍卫更加无赖。

    说的就是公主府。

    闲话休提,这铁面卫兵从天而降,拿下了曹国舅,曹国舅脸都气青了,瞪着安公主,“公主的心思,下官明白了,只是,下官也不是让人肆意利用的人,这事,咱回头皇后娘娘面前见。”

    安公主粲然一笑,“好,回头见。”仿佛是早有准备,铁面卫兵取出一块大木板,木板上写着曹国舅冤枉大周前来治疗瘟疫的摄政王夫妇,其目的是希望北漠百姓排斥憎恨慕容桀,把瘟疫中死亡的悲伤愤怒转嫁大周身上,主战派便可顺利出

    兵,替百姓出一口“恶气”。

    因为是曹国舅看到这块板子,冷笑一声,“说公主没有串通大周,也无人敢信啊。”

    “锣鼓准备好了吗?”安公主不搭理他,只问铁面卫兵。

    “公主,已经准备好了。”阿镚回答说。

    “走吧,带咱国舅爷溜一圈。”安公主笑着说。

    她的笑容,总是让人琢磨不透,仿佛带有极大阴谋,但是定睛看,却又很坦率。

    曹国舅这辈子还没受过这样的屈辱,他虽不敢当着安公主的面发难,只是看着慕容桀咬牙道:“你的阴谋不会得逞,等着吧。”

    慕容桀笑了起来,露出贼白的牙齿,“本王等着,你也回去告知北漠皇帝,让他也等着,好消息马上就到了。”

    “什么意思?”曹国舅警觉地看着他,眼底露出一丝狐疑。

    慕容桀懒洋洋地道:“不知道呢。”

    铁面卫兵拿着枷锁,把曹国舅套上,推了出去。

    这一路,敲敲打打,经过许多个瘟疫村子,铁面卫兵一面押着曹国舅游街,一面说着他的罪行。

    这一路游到了京都,从城门进去绕着京都城绕了两个圈。

    这两个圈走下来,安城,器城,罗县以及京中人人都知道慕容桀没有偷圣剑,是主战派酿制的阴谋,其目的是为了继续侵略大周,罔顾百姓的死活 罔顾瘟疫带来的伤害。

    然后,在公主府关押一宿,第二天早朝的时候,安公主也回到了,她亲自押送曹国舅入宫,就在金銮殿上,把曹国舅推了进去。

    皇帝昨晚便知道此事,他昨晚就想派人把曹国舅从公主府接出来。

    但是,他在下令之前,接到了塘坝,秦舟刚刚进攻,本来气势如虹,可军队还没走出五里,粮草就被闪电击中,击中之后,焚烧起火。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这没了粮草,士兵吃什么?

    就算马上筹措粮草,也不可能筹措得这么多,这么快,如今灾民人数逐渐增多,国内用于救助灾民和重建善后工作的资金,已经远远不足,再购买粮草用于出兵,只怕百姓会暴动。

    尤其,粮草是被闪电击中焚烧的,这若是传开去,对皇室 对朝廷都会很不利,这分明是上天谴责北漠啊,且圣剑又“丢失”,真是应了一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啊。在这个情况之下,曹国舅被公主拿住,以诬陷大周摄政王之罪游街,他可以有两个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