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屋 > 穿越小说 >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 第四百五十六章 你是怎么做到的
    第四百五十六章 你是怎么做到的

    子安心头叹气,那可都是你名正言顺的女人啊,自己的女人不想见,倒是一味惦记着不属于自己的女人。

    天下的男人是不是都这么犯贱啊?

    皇帝还没打算停止谈话,继续问道:“朕听说,老二和你母亲如今来往甚密,是吗?”

    子安不知道他到底想怎么样,但是这样追问着实让人心头慌张,“这个,我许久没回去,也不知道他们两人是否如皇上说的那样来往甚密。”

    不否认,也不肯定,模棱两可。

    皇帝缓缓地笑了,“子安,你很怕朕吗?”

    当然怕,您可是掌握上生杀大权的人啊,您是皇帝!

    子安当然不会这样说,只是有些错愕地问:“皇上为什么会这样说呢?皇上是王爷的兄长,是一家人,一家人只有亲厚怎么会惧怕?”

    “一家人?”皇帝细细地咀嚼这句话,又抬起头看着子安,“如果老二真的要娶你母亲,这辈分可就乱了。”

    子安哭笑不得,您娶我母亲的话,这辈分不乱吗?

    子安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得淡淡地道:“那是他们两人的事情,我们谁过问都不合适,顺其自然吧,母亲曾说过如今单身一人挺好,估计她也没想过说要找个人嫁了吧。”

    “但是女子总得找个婆家,找个男子依托终身,像她这样的奇女子,天下有谁能匹配?可别再出一个你父亲那样的人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母亲怕是暂时不会想这个问题的。”子安迅速地道。

    “谁被蛇咬啊?”

    洪亮的声音响起,慕容桀的身影出现在帘子后面,他掀开,大步走了进来。

    子安见他来到,顿时就松了一口气,笑着道:“说你怕阿蛇姑姑呢。”

    慕容桀道:“本王才不怕。”

    子安耸耸肩。

    “皇兄今天怎么样?”慕容桀问道。

    皇帝坐起来一些,“精神觉得好多了,多亏子安。”

    说完,他又看着子安道:“你的医术,是你母亲教的吗?”

    子安摇头,“不是,母亲不懂得医术,我只是跟一位老大夫学的。”

    “能教得出这么出色的徒弟,你师傅一定很了不起。”皇帝赞赏道,“不知道是否能引荐入宫给朕见见呢?”

    子安笑道:“师傅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连我都没办法知道他的行踪。”

    “哦?那他叫什么名字?要不,朕命人去找一下?”皇帝今天像是跟子安扛上了,什么事都要问个明白。

    子安怔了一下,“师傅的名讳,其实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姓老。”

    老师。

    皇帝听她这样说,终于没再问了,看着慕容桀,“休朝了吧?各方都安置好了?年底的赏赐都下去了吗?”

    “下去了,都领着大肥肉回去过年了。”慕容桀笑道。

    朝廷每年过年前都会额外发放羊肉和猪肉,称为年前赐食,按照官阶分给,一品可得两头羊一头猪,如此类推,到衙门的官差都能分得一斤猪肉一斤羊肉。

    皇帝舒了一口气,笑得有些苦涩,“朕以为这个年,是熬不过去了,没想到又熬一年,算起来,朕在位也十二年多了。”

    “还有二十二年,三十二年四十二年呢,净说胡话。”慕容桀沉下脸道。

    皇帝瞧着他,缓缓地笑着,眼底温和,“你啊,既然都成亲了,也赶忙和子安生个大胖小子哄一下母后。”

    子安没做声,她就是想生也生不出啊。

    “嗯,会抓紧的,这不,晚上都在努力呢。”慕容桀恬不知耻地说着,就跟说正事一般正经严肃。

    子安可没兴趣听他们当着自己的面说房事,道:“好了,我去一下皇太后那边,内府总管说把明年的预算提交上来,我去斟酌一下。”

    说完,起身躬身道:“子安告退!”

    她这边刚走出去,便听得慕容桀十分虚心地问道:“臣弟见后宫娘娘们个个体态丰腴,不知道是如何保养的呢?我家就一头瘦牛,怎吃都不胖。”

    子安吐血三公斤,飞快地走了,没法听。

    宫中的账目,内府这一次做得很好,子安很满意,对明年的预算各种,也都尚算合理,但是,仍旧和她要求的有些出入。

    不过,也不能马上就从胖子变成瘦子,得慢慢来。

    清宁阁那边是整个王府和皇宫最不安宁的地方。

    南怀王计划失败之后,回来臭骂了孙芳儿一顿,但是孙芳儿至今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皇帝那天没有露陷。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段日子,她一直在做假的脸皮,想知道其中蹊跷,但是无论她添加了什么,都不能制出一张在狂风呼啸中维持两个时辰以上的脸皮,而且,南怀王回来说过,那脸皮就仿佛新的一样,而他肯定,皇帝没有换脸皮。

    对于一个求知欲极为旺盛的人,这段日子够她折磨的了,所以每一次见到夏子安,她都投去怨毒的眸光。

    终于,腊月二十九,她忍不住去找了子安。

    子安是刚起来打算去梁王府的,慕容桀已经一大早就出门去军营了,说是给军营的士兵开个晚会什么的,今晚也未必回来。

    一出院子,便见小荪领着孙芳儿进来,她挑眉,“稀客啊!”

    孙芳儿看着子安那张脸,忍住想上前撕碎的冲动,“我想和你说两句话,不知道可以吗?”

    子安道:“我能给你一刻钟的时间,我今天挺忙。”

    子安自然知道她为什么来,这段日子,她一直在等着孙芳儿来问,之前本以为顶多是十天,没想到,这一等,就等到将近过年才来。

    进去之后,孙芳儿没有拐弯抹角,直接便问:“我想知道,祭天大典那天,你是如何维持皇上的脸不显露红斑?我知道你是用了假脸皮,但是,在那天那样的天气里,假脸皮无法维持两个时辰,你也不可能在銮驾里换,因为,你不可能和皇上乘坐銮驾。”

    “你想不明白吗?”子安轻笑。

    “想不明白,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假脸皮的秘方,你用了什么?”孙芳儿板着脸问道。

    子安看着她,“撕下一张脸皮,需要多久?”

    孙芳儿一怔,“很简单啊,用袖子遮挡,就能够撕下来,不过是眨眼的功夫。”

    “嗯,没错,眨眼的功夫,你觉得皇上做不到吗?”子安轻笑出声,“好了,我得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