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屋 > 穿越小说 >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 第四百五十章 朕不杀你
    第四百五十章 朕不杀你

    这些太傅党羽,心里已经发憷了,知道就算如今出去,回头还会被问罪,所以,干脆一并跪上前来,纷纷自辩清白,求了皇帝求皇太后。

    就这样,各种用心良苦情深的话此起彼落,伴随着断肠的哭声,吵得皇帝皱起了眉头。

    慕容桀扇扇手,示意禁卫军先全部拖出去,只单独留下梁太傅。

    子安也扶着皇太后出去了,慕容桀在殿内看着。

    皇帝看着梁太傅那张木然的脸,“太傅,朕待你梁家如何?”

    梁太傅整个人都像是被掏空了一般,灵魂都像是不存在,只是木然地点头道:“臣深受皇恩。”

    “为什么?”皇帝摇头,声音说不出的齿冷和心寒,“你是朕的老丈人啊!”

    梁太傅眼睛渐渐地有了焦距,苦笑一声,“是的,皇上对臣很好,每年给臣的赏赐,在公侯里也是头一等的,在政事上重用臣,可又如何?臣虽是皇上的老丈人,却也是皇上跟前的一条狗。”

    “狗?”皇帝像是不相信他这样说,“你说你在朕的跟前,像一条狗?”

    “不是吗?呼之则来挥之则去,不是一条狗是什么?皇上对慕容家的人,从不会如此,再宠信臣,臣也不过是一个外人。”

    “所以,你扶持太子登基,便是要把持朝政,把所有人都牵过来你的跟前做你的狗?”

    梁太傅道:“成王败寇,臣无话可说,皇上要杀要剐,悉随尊便!”

    皇帝冷笑起来,“你有什么资格说成王败寇?你以为你的计谋有多高深?你以为你的部署有多成熟?你以为你的策略有多周全?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的野心朕早就看到了,知道朕为什么不动你反而一直忌惮萧家吗?因为,你野心再大,也不成气候,萧家没有野心,可萧家有造反的资本,所以你有什么资格说成王败寇?你成了,也不会是王,因为,在这朝中,你斗得过谁?连南怀王你都斗不过,可你败了,就正如你所言,是一条狗,没错,你现在就是一条丧家犬!”

    皇帝这番话,带着轻蔑鄙夷,比杀了他还叫他难受。

    他面容难堪,愠怒浮上眼底,“臣这一次只是上当了。”

    “为什么是你上当而不是其他人上当?南怀王和你一同逼宫,他为什么走了?你出去看看如今的宫门,还有谁在守着你,武安侯早就走了,钱坤被拿下,士兵走了一半,就你这样的庸才,朕一点都不忌惮,一点都不放在眼里,像是看跳梁小丑一样看你蹦跶,你损不着朕半分,倒是叫朕平添了乐趣。”

    梁太傅冷笑,“既然皇上这般高看南怀王,那就等着南怀王做了臣做不到的事情吧。”

    “南怀王是另外一个小丑,且今日之后,朝中多番势力会针对他,压根无需自己出手。”皇帝冷笑。

    梁太傅一怔,“皇上的意思,是要放过外面的人?”

    “为什么不放?满朝文武,总不能都要求忠心于朕,而且,他们可以成为最锋利的刀子,狠狠地刺向南怀王的心脏。”而且,这世界上有一句话,叫秋后算账。

    梁太傅心底如掀翻巨浪,“皇上隐忍,臣自愧不如。”但是,他压根不信,这一切是皇帝筹谋的,一定是慕容桀,这只狡猾的狐狸。

    他眼神复杂地看向安坐一隅的慕容桀,他用手撑着额头,显得有些百无聊赖。

    “皇上打算如何处置臣?”梁太傅木然冷静的脸,终于有了一丝裂缝,声音也微微变调。

    “放心,朕不会处死你,朕要太傅好好地活着。”皇帝脸上蕴着恶毒的笑。

    梁太傅知道皇帝有仇必报,绝不会轻易饶了他,怕是要想着法子折磨他。

    太傅不再说话,而是听候皇帝的处置。

    皇帝唤来路公公,道:“拟旨!”

    路公公上前,“奴才在!皇上请宣!”

    皇帝看着太傅,“你既然这么想扶持太子,朕给你一个机会。”

    他抬起头,看着路公公,“拟旨,废太子,贬为庶民,移居下铵街,太傅净身,保留太傅封号,伺候慕容桥,直到百年归去,命人严密看守,每月用度由宫中发放。”

    太傅猛地抬头,脸色狰狞,“你……”

    “那,梁家如何处置?”路公公恭谨地问道。

    “查,查到有与梁太傅一同造反的,杀,收回梁家一切封邑。”

    太傅双腿发软,“你还不如杀了老夫!”

    “杀不得,杀不得啊!”皇帝冷笑,继续吩咐路公公,“为防太傅自尽,断去手筋脚筋,他只能被杀,而不能自尽,看着办吧。”

    “是!”路公公应道。

    梁太傅哈哈哈地狂笑起来,“皇上是要逼死臣啊,还不如直接赐死,无道昏君,我为什么不能反?这天下,本就该是我梁家的,这一次,若不是上当受骗,慕容家的江山,迟早得易主。”

    他筹谋多年,算计多年,拉拢了不少党羽大臣,等的就是太子登基。

    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轻易就中计了,费了他多少功夫多少心血的筹谋,竟丝毫用不上。

    这一次,是真的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凭你也敢讲这样的话?还要点脸吗?你有什么本事?南怀王不过是出了一个谣言,就把你套进来了,你说你蠢成这个样子,好意思说这样的话吗?”慕容桀冷冷地道。

    “不是南怀王,是你,是你慕容桀!”太傅两眼喷出火花,恨不得把慕容桀当场撕碎。

    慕容桀笑了,“好,好,是本王,本王这样说,你心里舒服点吗?”

    他站起来,走到梁太傅的面前,“你已经毫无作用,本王也不怕跟你坦白,,南怀王本身没想过要骗你,只不过是故意传开谣言,让皇上失去民心,让皇上所生的儿子无法名正言顺地登基,他便有机会争夺帝位,但是没想到,你自己傻乎乎地套进去,如今输给南怀王,你还强辩说是输给本王,自欺欺人,本王要除掉你梁家,除掉太子,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当日废后的时候,本王便可以直接废掉太子,何必等到现在绕那么大一个圈子,还拿皇上的名声做诱饵?”

    太傅脸色苍白,他知道不该相信慕容桀说的话,但是,他说的是最接近事实的,因为,一同说好逼宫的南怀王,临阵脱逃了。

    “太傅若还不信,去问问孙芳儿,她知道一切内幕!”

    梁太傅的身子微微颤抖,他真的不能接受,输给南怀王这个臭小子,他是一直都没怎么把他放在眼里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