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屋 > 穿越小说 >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 第二百九十四章 醉酒
    第二百九十四章 醉酒

    她的政治触觉,比任何人都要敏感,且身在庙堂之外,她看到的东西远远比那些上位者高远。

    她已经不想干涉朝中之事,但是,自从僵尸病之后,现在夏子安在京中已经有很好的名声,她必须要主持两人完婚,夏子安的名声可以襄助慕容桀,稳住朝政,只有稳住朝政,才可以对付外敌。

    皇权争斗只是内部问题,更大的威胁,在于四方国家。

    尤其刚刚签订和约的北漠,祁王爷能架得住已经蠢蠢欲动要南侵的北漠皇帝?只怕不能,这一仗,怕是在所难免。

    她是想杀了贵太妃,但是,受龙家身份所制,她不能随意杀人,尤其是皇家的人。

    “老七若不同意,你打算怎么办?”阿蛇婆子问道。

    龙展颜道:“你亲自去一趟,告诉他,他若听话成亲,夏子安会安然无恙地回去。”

    “嗯,也好,真是一波三折,非得这样折腾,贵太妃才不会警觉,否则被她知道要娶的就是夏子安,这婚事还得生出点小波折来,最厌恶这样了,你亲自下旨办喜宴,也免得那些人说什么守孝,逼着他没办法娶亲。”阿蛇婆子说完,转身去了。

    慕容桀从宫里出来之后,心里暴躁极了。

    他以前没有过成亲的念头,后来有了,但是他想娶的那个人又不在了。

    如今要他娶一个不认识的女子,他十分反感。

    萧枭来到府中,抱着一坛子酒,“喝吗?”

    慕容桀看了看他怀里的酒,道:“不。”

    不喝了,那女人不喜欢他喝酒。

    “上好陈酿,城外老陈铺的。”

    “拿走吧。”慕容桀心烦意乱地道。

    萧枭意外极了,“有美酒不喝,你转性了吗?”

    “没心思,也不想喝。”慕容桀道。

    “因为太皇太后逼你成亲?”萧枭坐下来,取桌子上的杯子倒酒出来,酒香四溢,弥漫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不完全是。”慕容桀淡淡地说,眸子沉暗。

    “因为夏子安?”萧枭喝了一口,笑了笑,“情为何物?竟叫我们一向意气风发的摄政王这般沉郁寡欢了。”

    慕容桀没说话,只是扫了他一眼。

    萧枭又喝了一口,笑得没心没肺,“思念蚀骨,习惯就好,喝一杯吧,现实里不能相见,醉了再梦里自然见到。”

    “别有所指,萧枭,你还在想念小姑姑吗?”慕容桀蹙起眉头。

    萧枭没说话,只顾着喝酒。

    慕容桀说起这个话题,不由得问道:“本王实在是不明白,当初父皇让小姑姑和亲,你不怕死地跪在御书房外,求父皇让小姑姑下嫁给你,到后来皇兄登基,皇兄不让小姑姑和亲,你却选择娶了另外一个女人,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萧枭漫不经心地道:“或许是因为不爱了吧?”

    “不爱?”慕容桀瞧着他,“你这模样倒不是说不爱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如所有人看的那样,我和清秋在一起了,我喜欢她,要对她负责任,就是这样简单。”萧枭冷淡地笑着说。

    “放屁,你压根不喜欢你现在的夫人,她以前也只是小姑姑跟前的侍女,你怎么就喜欢她了?你骗谁?本王可不是好糊弄的。”

    萧枭饮了一口酒,“你以前不问,为什么现在问?”

    慕容桀一怔,是的,他以前不问,总觉得这是别人的事情。

    但是自从子安问过之后,他便感兴趣了。

    什么时候开始,她喜欢的他也喜欢了?

    疼痛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击中心窝,他脑子里有片刻的空白。

    他和萧枭都喝了个酩酊大醉。

    酒入愁肠,这种滋味更不好受,慕容桀醉中踢了萧枭一脚,萧枭趴在桌子上,抬起头,眼底已经猩红一片。

    “我找她去!”萧枭强行站起来,走了。

    萧枭在公主府外站了许久,最终没有进去,被夜风吹了一阵子,脑子清醒了许多,苦笑一声,踉跄而去。

    慕容桀趴在桌子上,有人悄然进来。

    他一手拿起桌子上的剑,飞快出鞘,剑身横在了那人的脖子上。

    无人可进入他的房中,除了倪荣,倪荣已经被他派出去了。

    即便是沉醉中,即便是在这府中,他都要保持高度的警惕,这是他的悲哀。

    来人是阿蛇,她伸手挑开他的剑,淡淡地道:“这么久没见,就是这样对你阿蛇婆婆的?”

    慕容桀把剑插回去,不高兴地道:“想来说服本王?不可能的。”

    阿蛇坐下来,空气中的酒味十分浓烈,“借酒消愁?让那老不死知道,有你好受的。”

    “她现在叫本王好受了吗?”慕容桀重重地放下剑,“她要本王娶的人是谁?”

    “你想娶谁?”阿蛇问道。

    慕容桀道:“不想娶谁,本王不想成亲。”

    阿蛇摇摇头,“你有想娶的人,但是娶不到,老不死让我来告诉你,你如果乖乖地娶亲,她会找夏子安回来。”

    慕容桀猛地抬头,“子安没死?”

    “那这个交易愉快吗?”阿蛇盯着他问道。

    慕容桀点头,“愉快,只要她信守承诺。”

    “她什么时候不信守承诺了?”阿蛇问道,反正这话说出来,该脸红的人不是她。

    慕容桀冷笑一声,“咱不如把这个问话换个方式来问,她什么时候信守过承诺了?”

    阿蛇面无表情地道:“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再说就没意思了,但是阿蛇婆婆可以给你保证,只要你愿意成亲,夏子安一定会活着回来。”

    慕容桀道:“但是,如果本王成亲之后,夏子安没有回来,成亲之后第二天,本王休妻。”

    “一言为定!”阿蛇说完,顺手拿起没喝完的酒,转身道:“老陈铺的佳酿?我带走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眼角余光看到墙角下放着几坛子酒,又回头抱了一瓶,“你喝不了那么多。”

    慕容桀恨得牙痒痒,“强盗!”

    “谬赞了!”阿蛇扬长而去。

    慕容桀坐下来,头晕的感觉消除了一些,但是,依旧忧心忡忡。

    他不是不信阿蛇的话,但是,她真的会活着吗?

    他派出去的人,这么久都没有消息,他对所有人都说她还没死,但是其实他心里早就知道,她不可能活着。

    这会是一份假的希望吗?如果成亲之后,她还是没有回来,要如何安置这份已经雀跃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