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屋 > 穿越小说 > 摄政王的医品狂妃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对峙
    第二百七十七章 对峙

    梁太傅叫住了此名大夫,“你说夏大夫几天都不见人了,是什么意思?她不是去采药了吗?”

    大夫笑了一下,“采药?这里要什么药材有什么药材啊,胡家那边说过,疫区所有的药材由他们供应,夏大夫压根不需要去采药的,她走之前,说了这病没法治好,然后就走了。”

    梁太傅吃了一惊,“什么?她说不能治好然后就走了?她可是立了军令状的,你说她跑了是什么意思?逃跑了?”

    李将军连忙打圆场,“这不可能的,夏大夫没说过不能医治,她一直在想办法。”

    礼亲王问那名大夫,“她亲口跟你说,治不好,然后走了?”

    大夫躬身,“回王爷,是的。”

    礼亲王皱起眉头,“她这般不负责任?”

    萧枭淡淡地道:“王爷,如果她要逃走,不至于愚蠢到处宣扬吧?立下军令状逃跑是死罪。”

    礼亲王道:“本王知道她不愚蠢,她还很聪明呢,但是,几天不在疫区,就是不负责任。”

    所有人都知道,礼亲王是对事不对人的,他认死理,也讨厌不负责任的人。

    梁太傅听得此言,便对李将军道:“你说她去采药了,那一定知道她去哪里采药吧?你去找她回来。”

    李将军支支吾吾地道:“这,这末将也不知道她去哪里采药的。”

    “怎么会不知道?她是疫区的主事,她去哪里不得跟你们交代一声吗?”梁太傅厉声道。

    柔瑶县主上前道:“太傅这么激动做什么?你也说夏子安是疫区的主事,她要去哪里,自有她的主意,我们又追问不得。”

    “柔瑶县主,您本来就不应该在这里,疫区有大夫,你没有被征调进来的,要马上离开。”梁太傅板起脸道。

    柔瑶县主微愠,“皇榜张贴,广招大夫,其他大夫可以进来,我为什么不能进来?就许旁人贪图那黄金,我就不能贪图了?”

    梁太傅正色道:“皇榜早就撤走了,而且你进来疫区那么久,也没能治愈病人,证明你也不是皇榜要找的人,趁早收拾一下今晚必须走。”

    柔瑶县主气得脸色发白,“我不走,这些病人一直都是我护理的,他们不痊愈我不走。”

    “那县主可有办法让他们痊愈?”梁太傅咄咄逼人地问道。

    柔瑶县主别过脸,“我不管,谁来了我也不走,就是我没有办法治愈他们,却也可以帮他们减轻痛苦,你不是这里的主事,你没权力赶走我。”

    梁太傅淡淡地道:“好,你找夏子安回来,本官跟她说。”

    柔瑶县主与李将军对望一眼,都有些愤怒,也有些担心,看来梁太傅真的是来找麻烦的。

    子安到底去了哪里?去了两天都没回来,如果让梁太傅回去一说,一定会说她玩忽职守,或者直接诬陷她逃跑的。

    梁太傅看向礼亲王,“王爷,眼下的情况您也看到了,夏子安不在,只任由这几个大夫在这里鼓捣,惠民局的人也不能进来帮忙,这简直是本末倒置,请您下令,让县主等人离开,让惠民局的人进驻。”

    礼亲王正欲说话,便见后院的门打开,大长公主慕容壮壮缓步走了出来,脸色挂着淡淡的讽刺,“太傅才头一遭来这里?不知道的还以为太傅每天都来呢,既知道县主在这里好几天了,也知道惠民局的大夫不能进来祠堂医治病人。”

    梁太傅没想到慕容壮壮在这里,微微怔了一下,“参见公主。”

    站在他身边的萧枭定定地看着壮壮,然后拱手,“末将萧枭,参见公主。”

    在这脏乱的祠堂里,四周尽然是臭气熏天的味道,壮壮抬起头,看着许久不见的萧枭,有种仿若隔世的感觉。

    但是,也就那么一瞬间的感觉,一切都归复平静,“大将军回来了?”

    “是的!”萧枭看着她,眼底有无以名状的东西,“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就像他以前在宫里陪伴,偶尔出宫回府住几日,回到宫中,他会先去找她,然后跟她说,我回来了。

    “小姑姑!”礼亲王恪守礼仪,躬身相见。

    “嗯,老三也来了!”壮壮淡淡地瞧了他一眼,“疫区不用这么多人来,老三仔细被人当刀使了。”

    礼亲王知道壮壮的意思,但是,他不在乎,毕竟,他只是针对事而不是针对人。

    壮壮看着方才的那名大夫,“本宫刚才听到你说,子安在离开之前曾跟你说她无法治愈疫症,要离开,是吗?”

    那名大夫回答说:“回公主的话,是这样的,其实刚才公主来到,交代下来让我们所有人口供一致,跟所有人说夏大夫去了采药,我是不同意的,如果夏大夫真的逃走了,该早一点上报朝廷,好让朝廷派人下来接手疫区的事情。”

    “逃走?你说逃走?”梁太傅带来的那名官员盯着那名大夫问,“你确定她是逃走了?”

    大夫回答说:“已经两天不见回来了,而且,走之前她确实对我说过那样的话,所以可以推测她是逃走了。”

    梁太傅问道:“太子来的那天,说没见到她,是不是从太子来视察到现在,她都没有回来过?”

    “是的!”大夫说。

    梁太傅冷笑一声,“若不是逃跑,为什么两天都没有回来?公主倒是说说看是什么缘由!”

    壮壮面无表情地道:“本宫说过,她是去采药了,限期没到,太傅着急什么啊?”

    梁太傅淡淡地道:“采药也得带个人吧?而且,采药为什么要跟大夫说她无法治愈?”

    “是啊,她要逃走,为什么要跟人说她无法治愈?太傅把子安想得太过愚蠢了吧?”

    这话萧枭说过,壮壮说的时候,他便看着壮壮。

    梁太傅怪笑一声,“好,就当是公主说的那样,她是去采药了,但是一去便是两三天,也太过不负责任了吧?有什么药非得她亲自去采?这五十几条人命在这里等着她,她几天不回来,就算不是逃跑,也属于玩忽职守。”

    “玩忽职守?子安是有什么官职在身吗?本宫怎么不知道?”壮壮冷笑一声。

    梁太傅看着萧枭,“大将军以为呢?她受命来疫区,却几天不见人,这军令状立下还有意思吗?若是在军中,立下军令状的人这般行事,会受到什么惩处?皇太后让大将军监察疫区,这里的情况,大将军会如实告知皇太后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