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屋 > 玄幻小说 > 熊猫好贱 >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千日雷劫
    “将你们的性命交给我?”唐远看着那印记,轻笑一声。

    还是看得起他。

    他要是生出了别的念头,毁了这些东西,他们就再也不可能醒来了。

    不过将一切的初始放在鲲鹏的身上吗?

    唐远手指微动,那印记脱手而出。

    青芒落入鲲鹏的身躯,终于彻底的将神魂补全。

    天边有天雷滚动。

    雷光几乎弥漫了半个海域。

    海域中的生物瑟瑟发抖,躲得躲,跑的跑。

    唐远坐在半空中,看着上方的电闪雷鸣,心下复杂。

    他能够感知到的唯一一个气息也就是鲲鹏了,其他人他就不知在什么地方了。

    也许是比鲲鹏更加分散吧。

    雷劫一直在持续,唐远等了整整三天,都没能看到雷劫有结束的迹象。

    他有些头疼的拧了拧眉心,按理说,他也能控制雷劫,但这似乎是他能不能复活的关键,所以他不好贸然插手。

    按这个架势算去,起码要千日。

    千日雷劫也太久了点!

    唐远再次看了一眼,觉得自己还是得先去找找其他线索,至少他确定了,那些上古神族也依然存在这个世界。

    但是他们可能不会再像鲲鹏这样,身躯和神魂都能轻易的被找到。

    他的老师们这么喜欢把自己碎尸万段吗?

    唐远在心中吐槽了一句。

    他手里还有风雨令,倒是能作为一个媒介。

    但这个世界不知道能不能承受三个上古神族一起渡劫。

    好歹是他自己的世界,唐远觉得自己需要珍惜。

    他现在要去一趟凌天宗,关于李霸天的事情,他得理出来一个答案才行。

    公良翔和封最近没有跟凌天宗有太多的接触,两人缩在荒山野岭里修炼。

    唐远路过的时候没有隐瞒自己的气息,他主要是为了让李霸天知道他来了。

    公良翔和封目送着他的身影路过,对视了一眼。

    “唐远是去找李霸天?是关于可颂上神?”公良翔若有所思。

    “我们也去!”封站起身来。

    “我们去干什么!”公良翔拉住了他。

    “当然是要去看看,我觉得,我们能不能重振魔族,就要看这件事的结果了!”

    公良翔有些无奈的看着他。

    “但是就算这事有结果,要还是只有我们,天魔还是无法繁衍啊!”

    低等的魔族是好处理,但有神智地魔族根本不是通过同化能得来的。

    “那我不管!”封坚定的道,“总要试一试,我受够了这里,就算不能,我也不想呆在这个世界了!”

    公良翔闻言也叹息一声,他们在这个世界修炼都是很严重的问题,他们又不吸收灵力,灵力反而很干扰。

    “行吧,不过我们这会过去?唐远看起来有急事,咱们未必能插进去。”

    “先去看看。”封是一心要去找到线索。

    李霸天察觉到唐远的气息后就在等着他。

    她心里多少是有愧疚的。

    毕竟谁能想到最后会是李瑛子被牺牲呢?

    如果是洪饱饱那样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她觉得牺牲就牺牲,但扯到李瑛子,万一唐远再……

    带着复杂的心思,李霸天看着走进来的青衣青年,倒了杯茶。

    “坐吧。”

    唐远也没有拒绝。

    他平静的喝了一盏茶,却一直都没有开口提起自己的来意。

    这让李霸天下意识紧绷了起来。

    唐远这是要秋后算账了吗?

    虽说她不觉得自己有错,但总归这件事让唐远不快。

    “我这次来……”唐远斟酌着。

    李霸天更加紧张。

    唐远看了她一眼,道:“只有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现世呢?”

    李霸天一愣,这是什么问题?

    “我一直都在啊!”她不是很理解唐远这个问题的原因。

    “不,我们认识的时候,是在数十万年前,你是什么时候突破钧天境的呢?”

    没有突破钧天境,能活这么久吗?

    “我当然是……”

    李霸天自己也卡壳了。

    她什么时候突破的?

    她和唐远认识的时候,还没有踏出钧天境的境界。

    然后再次见到唐远的时候,她已经是钧天境。

    “我……我什么时候突破的?”她发现自己并没有这段记忆。

    “我这里这个锤子你记得吧?”唐远拿出了那个银白色的锤子。

    当初回到现世,他没有注意到这个锤子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它是不是一直都在自己的手里。

    不过这锤子他当初就能确定是个神器。

    “对,我知道……”

    李霸天当然也记得唐远拿着锤子战斗的样子。

    “那么,送给你?”

    李霸天又是一愣,她有些搞不清楚眼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她要这个锤子干什么?她有锤子啊!

    “给我做什么?”李霸天忍不住问道。

    “你先拿着,滴血认主。”唐远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容拒绝。

    这让李霸天下意识皱起眉。

    “我为什么要拿着?”

    “你不要也可以,那我只能先杀了你。”唐远忽然神色淡淡的说道。

    李霸天顿时站起身来,警惕又愤怒的看着唐远。

    “你是为了可颂那件事来的吧?是,我承认,让一个人去牺牲这件事是有些过分,但整个世界刚刚建立,谁又愿意再次遇见那种事!你看看这天下!”

    “大家都还在恢复的过程中,凡人的繁衍也不过才一代!如果出事,你想过后果吗?”

    唐远神情不变。

    “这是我的世界,我比你更不希望出事,因为出事了,我会跟着一起完蛋。”

    他将杯子放下,看着李霸天。

    “我没有再跟你计较这件事,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去想办法解决才是当务之急,我要你拿着这个锤子,只是想印证一件事。”

    “什么事?”李霸天冷笑。

    “我要知道你是谁。”唐远的双眼紧紧盯着李霸天。

    李霸天来的不对,实力也不好说。

    她身上也许是突破口之一。

    凌天宗大殿门口,公良翔和封正小心的潜伏着,努力不被其他人发现。

    当然他们没指望瞒住唐远,只是希望唐远不要理会他们,他们想听一听事情如何而已。

    但是李霸天这边,他们不太方便接触询问。

    唐远当然也察觉他们的靠近,没有阻止,也没有提醒,而是依然看着李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