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屋 > 都市小说 > 桃运透视神医 > 第995章 不讲情面
    终于有人站出来给她说公道话了啊!!

    谢文殊情绪激动,忍不住的抽泣,心中委屈得到发泄。

    她承认,她一直不想嫁给史进这样的人,想摆脱跟史进的婚事,可她患病那事,是真的,却没有人信她,包括谢家很多人,都以为是她在从中作梗,闹僵了史家和谢家的关系,让他们利益受损。

    亏得锦城是她的嫁妆,大部份股权都在她手中,那些人只敢往里面塞人,搞点钱,否则那些人早已经以此事为由头,免了她的职,让她回家提前享受养老生活去了。

    谢文殊的反应让人心疼,让人忍不住相信,顾铭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以前谢文殊真的身患绝症,离死不远。

    那是谢文殊最需要人陪伴的时候。

    结果呢?

    结果不仅没有人陪,还有人退婚,再给她致命一击。

    这也好意思说谢文殊的不是?

    也亏得史进是史家的大少爷,否则他们想当场唾史进一脸,骂史进一句,不要脸。

    史进阴沉着脸。

    他还是不信,无论谢文殊如何,认定谢文殊就是欺骗他。

    可惜,这个时候他认为已经不重要了,顾铭认为,不愿意息事宁人才是最重要的。

    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意味着刚才他的办法已经无用,今天这事不能就这样算了。

    当他愿意?

    他也不愿意好不好。

    既然如此,那就玩票大的。

    史进沉声说:“我承认,现在你为刀俎我为鱼肉,你想怎么宰割都行,但你可别忘记了,这里是蓉城。”

    “蓉城史家,雄踞蓉城百年,蓉城上下,莫不卖史家几分薄面。”

    史进看着顾铭道:“我,蓉城史家嫡子,只跪史家列祖列宗,你让我给你下跪,你承受得起吗?”

    众人侧目。

    史进这番话,等于把私人恩怨上升到家族荣辱,如果顾铭执意那样做,等于就是瞧不起史家,等于无视史家在蓉城的地位。

    蜀省没有人能这样做,蓉城史家不容轻辱。

    顾铭淡淡道:“人人平等,谁无缘无故给我下跪,我都承受不起。但是,你不一样,你该跪,只有下跪,才对得起你的所做作为。”

    “至于你说你是蓉城史家嫡子……”

    说到这里,顾铭笑了,嘲笑说:“古代,皇权至高无上,尚有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之说。”

    “如今,进入现代社会,人人平等,无高低贵贱之分,你凭什么做错事不受罚?就凭你是史家的人?如果史家是这样是非不分,善恶不变的家族,那这样的家族,注定衰败,只能享受一时荣光。”

    “你……”

    史进恼羞成怒道:“史家的未来,不是你能说了算的,史家必将在我的带领下,越来越繁荣,成为西南第一家。”

    西南四省一市,人口众多,家族也是众多,能当得起西南第一家之称的,唯有渝市的杜家。

    渝市杜家,产业众多,遍及各行各业,西南最大的房地产公司就是杜家所有,只此一项,每年就要给杜家创造巨额利润。

    史家虽然也涉足房地产,家族产业也不少,但跟杜家比,相差甚远。

    由此可见史进的雄心壮志。

    可惜,光有雄心壮志还不行,还得脚踏实地的去努力创造,天天在社会上好勇斗狠,注定成不了什么大气候,更别提超越杜家。

    史进这样肯定不行。

    然而,那跟顾铭没有关系,他不打击史进,也懒得打击史进,淡淡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你要是有那个本事带领史家走到那一步,所有人都会对你刮目相看。”

    “但现在,史家我不认识,我不会讲情面,你必须为你曾经做过的错事买单,如果你不服气,史家谁因此有意见,可以让他来找我,有什么招,我都接了。”

    众人哑言。

    知道顾铭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史进难堪。

    史进知道,咬牙说:“算你狠!!”

    说完,他双腿弯曲,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啪啪!!

    两个大嘴巴子扇在脸上后,史进说:“冤有头,债有主,牵连无辜,是我的不对,以后,我只会把别人强加给我侮辱,百倍还给那个人。”

    他这是告诉顾铭,他要百倍报复顾铭。

    这不止顾铭听得出来,现场众人都听得出来。

    史家大少的报复,值得令人期待,他们看着顾铭,想从顾铭脸上发现一丝惧怕、后悔的样子。

    结果,他们失望了,顾铭脸色毫无变化,依然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这……

    他们无言以对。

    顾铭淡淡出声道:“继续吧!两巴掌不够,扇到脸肿为止。”

    这个时候,顾铭不说让袁梓菱满意那种话了,知道他要是说袁梓菱满意他就放人,袁梓菱指定立马说满意,不足给史进一个硬性指标让史进扇。

    史进继续。

    啪啪啪……

    一连串扇耳光的声音响起。

    他们看着,脸上还好,心里一点都不平静,看顾铭的时候,多了一丝畏惧,就怕这种做事不留情面的人。

    同时,还有人轻声议论,议论顾铭的身份,最多是讨论袁梓菱和顾铭的事情,羡慕者众多,才知道,袁梓菱为何受到谢文殊的重用,敢情袁梓菱是谢文殊的弟媳妇。

    一分钟后。

    史进停下,脸颊已经肿了起来。

    忍者疼痛,史进咬牙说道:“现在可以了吧!”

    顾铭点头,史进立刻起身,捂着脸,冷眼看着顾铭说:“一会我还会叫人到这里来,你要是有你嘴上说的那样漂亮,那就别走,跟我叫来的人一较高下。”

    “敢吗?”挑衅道。

    顾铭嘲笑道:“就怕你不敢带人来。”

    侮辱啊!!

    没有比这更加侮辱人的,史进怒道:“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做绝望。”

    这一刻,他发誓,他要叫很多很多人过来,多到让顾铭绝望为止。

    不多讲。

    他扭头离开。

    地上的混混见状,乃怕身上疼得不起,也不敢在这里逗留,忍着疼痛爬起来,一瘸一拐跟在史进身后,一起离开。

    二女上前。

    谢文殊讲:“顾铭,还是走吧!别在这里等了,一会史进指定带更多、更加厉害的人过来,你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别犯傻了。”

    袁梓菱附言道:“是啊!没有必要等着别人来报复,那样很傻的。”

    顾铭知道,知道那样的行为很傻,以前打死也不会干这样的事情。

    可是现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