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屋 > 都市小说 > 枭宠豪门主母 > 第179章 结局
    在世人眼中,卫一尘跟卫金雪溶伉俪情深。

    君靖离现在听到这番话,心里五味杂陈。

    卫金雪溶性子坚执倔强,一旦认定的事儿,别人怎么劝,也无济于事。

    君靖离绷着脸放下手机。

    “阿靖,这件事,我们尽力就好,结果怎样,不必强求。”

    海棠劝慰。

    君靖离闭上双目,搂住她,“睡啦,丫头。”

    海棠依偎在他怀中,索性闭嘴。

    次日一早,海棠就去了莱茵。

    临近放假,许多事需要她处理。

    一进公司的门,就开始焦头烂额的忙。

    正午十二点半,吃着小爱点的外卖,跟君靖离煲着电话粥。

    “丫头,又吃的外卖?”

    “聪明。”

    “年后你午餐来念慕解决得了,我到时候让人给咱俩开小灶,绝对不会低于桃源里的标准。”

    “一忙起来,有口吃的就不错了,我可从不挑食。”

    “长此以往,你营养跟不上。如果再有了宝宝,更不行。”

    两人不紧不慢聊了半小时。

    海棠刚放下手机,座机就响。

    “你好,莱茵。”她甩出习惯性的问候语。

    “是我,海棠。”

    她一愣,是简容烟。

    “有事?”

    简容烟笑道,“想你了。想听听你的声音。”

    “你不是要出国了嘛,怎么还没走?”

    “就这么巴望着我离开北城,离开你?你个小没良心的!”

    “有话快说,我还有事要忙!”海棠催他。

    “我人在机场,跟你道别呢,还催!”简容烟有些小激动。

    哦,他前天说出国是真的!

    “我祝你在国外找到真正属于你的春天。”海棠搜遍脑细胞,才想起这么一句。

    “海棠,我希望能在Y国遇到一个跟你长得很像的女人。”他语气难得的正经。

    “胡扯!”

    丫的简容烟风流本性不改,一开口就改不了色色的调调。

    “海棠,我真是跟你道别的。本来想去你公司看看你,可又一想,这几句话还是在电话里说吧!”

    海棠静静听着。

    “以后,再也没有人骚扰你。你和君靖离可以幸福的昏天黑地。”他嗓音酸涩,“你是我第一个爱上的女人。我爱了你四年,或许还会更久——”

    海棠心里划过一阵莫名的心酸。

    “你给了我希望和期待,也让我领略了爱而不得的痛苦。海棠,你有没有觉得我以前挺傻?”

    “是很傻,而且傻的不轻。”海棠苦笑。

    “以后不会了。我要过属于自己的生活。海棠,那句话我还是要再说一遍,如果君靖离对你不好,我会随时回来把你带走。”

    “不会有那一天。”海棠脱口而出。

    “但愿。”

    简容烟语气嘲讽。

    海棠由衷地说了句,“简容烟,谢谢你。”

    两人之间立马就沉默下来。

    “再见,海棠。”他声音有些哽咽,“我会警告君靖离要加倍对你好。”

    明明该开心才对,海棠却一点也轻松不下来。

    “简容烟,我先挂了。对了,再回北城,如果你没有找到女朋友,就别来见我哈!”

    海棠飞快把手机通话键摁断。

    简容烟竟然这么婆婆妈妈!

    他远走异国,对自己和君靖离都是好事。

    她的小心脏再也受不了两个大男人的剑拔弩张。

    海棠手机又响。

    她瞅了眼,是君靖离!

    顿时来了兴致。

    一划开就听到君靖离低沉的嗓音,“丫头,来我办公室一趟。”

    海棠觉得有些不对劲,问,“怎么了?”

    “卫一尘来了。”他的声音很小。

    海棠一怔,赶紧收线,穿上外套就奔念慕。

    君靖离办公室的气氛十分压抑。

    海棠一进门,就看到一个五十多岁的矮瘦男人坐在沙发上。

    君靖离主动介绍,“卫先生,这位是我太太海棠。”

    卫一尘起身,朝海棠伸手,“你好。听雪溶提起过。”

    “你好,卫先生。”

    海棠颔首一笑,两人的手握在一起。

    海棠想象中的卫一尘应该是身材高大,不苟言笑颇有气场的男人,但眼前的卫一尘彻底颠覆了她的思维神经。

    卫一尘个子瘦小,只到君靖离脖颈。一张干瘪的脸,满是细碎的皱纹,唯一那双眼睛犀利无比。

    “您有话尽管说。”君靖离与海棠并肩坐到一起。

    卫一尘未语先笑,“想必我这次北城之行的目的,你们已经很清楚。”

    “昨晚我跟妈妈通了电话,她很固执,卫先生,我只能跟你说抱歉。”君靖离神情冷峻。

    “正是因为无能为力,我才来了北城。”卫一尘一脸郑重,“这件事只有你能帮我。”

    “我和雪溶风雨中携手十五载,虽不说像你们年轻人一般卿卿我我,但我自认,也是感情甚笃。雪溶一直认为我们是商业夫妻,有的只是生意上的取长补短,这种想法太令我失望!”

    “卫先生,妈妈很坚决的要回北城,跟我们生活在一起。”海棠插了句,“我们也很好奇,你们为什么没有找到一个折中的办法?”

    “实话说,我不想她跟你们走太近。我不想眼睁睁看着我和她一手创立的商业帝国,被不相干的人觊觎!”卫一尘淡淡扫了眼对面的君靖离,眸色里尽是不屑。

    君靖离冷笑,“哦,卫先生是在说我这个不相干的人么?”

    卫一尘沉默,但脸上已经写了答案。

    “我君靖离十六岁离开君家自立门户,迄今为止,虽然身价不如卫先生,但那种觊觎他人钱财的勾当还看不上眼。我原本还想着劝一劝妈妈回到你身边,但现在看来,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我不能把她交到一个心胸如此狭窄的人手中。”

    君靖离愤然起身,“卫先生,好走不送!”

    卫一尘何曾受过这种奚落,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我只是说出了你妈妈的真实想法,你就不能接受了?”

    “抱歉,我跟你们阳光集团仅有商业合作而已,妈妈从未跟我提过你们集团的其他事项,再说了,我也没兴趣知道!卫先生,我还有个会,”君靖离又下逐客令。

    卫一尘满目难堪,缓缓起身。

    “可是我,不想跟雪溶离婚。”

    君靖离淡淡道,“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卫一尘沉默凝视着眼前这个高顷风华的身影,心中已然沸腾。

    “好,我走,马上就走。但是有句话我还是要说,你也不希望雪溶因为你而葬送掉个人幸福吧?”

    “在卫先生进我办公室之前确实这么想,但现在,已经完全否定了这种想法。”君靖的声音如同外面凛冽的北风,没有一丝温度。

    卫一尘悻悻走出君靖离办公室。

    “阿靖,难怪妈妈说,她跟卫一尘是商业夫妻。”海棠上前圈住他的腰,脸颊贴在他后背。

    “从现在开始,无论妈妈做任何决定,我都支持。”他反手揽过她的身子。

    第二日下午,就传来卫金雪溶跟卫一尘离婚的消息。

    君靖离在电话里告诉卫金雪溶,“您回北城过年吧,哪怕分割不到一分钱的财产,儿子也养得起您。”

    “靖离,只要是我应得的,我一分钱都不会让步。回北城,肯定要年后了。”

    母子两人又聊了会儿,就挂了电话。

    次日,海棠和君靖离飞了京城,跟康孝文和小丫头一起过年。

    正月十五刚过,卫金雪溶就回了北城,搬进桃源里。

    并且带来了她通过法律手段得到的五亿美元的身家。

    当然,她现在已经去掉了夫姓,叫做金雪溶。

    春天接近尾声的时候,海棠开始了严重的孕吐。

    君靖离强行把莱茵从她手中接过,交给金雪溶打理。

    海棠就在桃源里过起了米虫般的生活。

    这年的十一月,海棠在北城最奢华的私人医院生下了一对龙凤胎。

    龙凤胎的到来,给了金雪溶和康孝文两位老人莫大的惊喜。

    桃源里开启了三个孩子鸡飞狗跳的日常生活。

    在新年的钟声敲响那一刻,海棠收到了简容烟从Y国传来的几张彩信照片。

    照片上的简容烟正搂着一个年轻美丽的女人,笑意阑珊。

    看到那个女人的脸时,海棠忍不住摸了把自己的脸蛋——

    真有几分像!

    丫的简容烟还是这么心存执念!

    君靖离看到后,立刻黑脸。

    帮她删掉了这几张刺眼的照片。

    “那个混账在用这种方式告诉你,他对你的念念不忘吗?”

    海棠从他口气里嗅到了陈年老醋的味道儿。

    “不许小心眼!我们孩子都一大群了,他还会有什么想法不成?”

    海棠手机来电响起。

    “不许接!”

    君靖离只一眼,就替她摁断。

    海棠还是看到了电话是简容烟打来的。

    手机又响。

    “阿靖,我打开免提,咱们一起接,好不好?”海棠求他。

    他双眉紧皱,略一思索,还是划开了免提键。

    “亲爱的海棠,新年快乐!”

    君靖离立马开口,“说话注意点儿,我可在旁边听着呢!”

    “君靖离,你边儿去,我要跟海棠说句悄悄话。”简容烟玩味儿的语气十足。

    “简容烟你再胡说,我立马把你电话挂断!”

    “好好好,我不胡说!”简容烟立马讨饶,“让海棠听电话,我要告诉她,我不光有女朋友了,半年后就要当爹啦!”

    君靖离冷笑,“又喜当爹了?真是恭喜你了。”

    “君靖离你丫的就刺歪我吧,再说一句我不爱听的,我就回北城把海棠抢走!”

    “如果你真有这个本事,就尽管来。我随时恭候!”君靖离十分不屑的冷哼。

    海棠听着两个大男人斗嘴,乐得合不上嘴。

    “让我亲爱的海棠说句话!”简容烟有些不耐烦。

    “简容烟,有什么话尽管说,我都听着呢!”海棠喊了句。

    “亲爱的,总算听到你的声音了。刚才给你发的照片,都看到了吧,我有真真正正属于自己的女人了!她现在还把我当做个在Y国游学的穷学生,爱我爱的死心塌地。海棠,我在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知道是老天开始弥补我了!”

    “恭喜简少。”海棠兴奋地喊了声。

    简容烟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半,真的是莫大的喜事。

    “海棠,告诉我,君靖离对你怎么样?有没有跟其他女人眉来眼去,有没有对你不好,有没有······”

    “简容烟滚你丫的!海棠是我媳妇儿,我疼都来不及,哪有你说的那么不堪,我警告你,不许再给她打电话!”

    君靖离伸手把通话键给摁断,然后把简容烟的手机号拉进黑名单。

    海棠望着醋意满满的君靖离,圈住他的脖子,咯咯一笑。

    “心眼可真小。”

    “就是小!”他一把摁住她,狠狠吻住她的唇。

    一场属于彼此的幸福,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