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书屋 > 其他小说 > 军婚也缠绵 > 很有喜感的见面
    思思正手忙脚乱呢,忽然听到十七这么一喊,猛地吓了一跳,一个紧张,连手里的大包小包都给吓掉了,“啊,我的东西——”

    顾不得其他,她连忙蹲身去捡,可屋漏偏逢连夜雨,其中一个包的拉链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里面的东西“哗啦”一声都掉了出来,滚的满地都是。

    思思简直欲哭无泪,只好连滚带爬地去追,可机场大厅里人来人往的,她蹲下后就没影儿了。

    十七站在不远处,简直目瞪口呆!

    噢,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他就喊了她一声,就把她吓成这样?

    天啊,这丫头怎么这么没用?她这几年的饭都白吃了吗?怎么一点长进没有!

    她能平安长到这么大,真是奇迹!简直可以去申请吉尼斯世界记录!

    “楼思思,你这个白痴!”十七的脑袋嗡嗡作响,快步跑过去,挤进人堆,帮着她一起捡地上的东西。

    苹果?橘子?咸菜?

    靠,这些都是什么?

    十七每捡起一样,嘴角就狠狠抽一下,她拿这些东西干什么?他又不是灾民!

    还有那个粉色的小包是什么?看着有点眼熟!

    “啊,那个我来捡!”思思急匆匆喊道,可,来不及了!

    十七的大手快她一把,在行人的脚下,将东西给捡了起来,拿起一看,满头黑线。

    卫生棉?!

    “还给我!”思思羞愤抢过,然后连忙将卫生棉塞进另外一个包包里。

    十七看她手忙脚乱的样子,嘴角忍不住抽啊抽,抽到险些整张脸都跟着抽搐了!

    地上所有的东西都捡回来了,两人面对面站着,却都不说话,但一个是羞得不好意思开口,另外一个则是气得说不出话来!

    思思自然是不好意思开口的那个,太太太太丢人了!

    她懊恼得想给自己脑袋一拳,昏过去算了!

    三年没见,第一次见面竟然出了这么大一个糗,她真是无颜见人啊!

    可是这真的不能怪她呀!

    从上飞机的那一刻起她就开始纠结,纠结了一路,下了飞机后整个人走路都是飘的,心里没底啊!

    三年前分别的那一幕纠结了她好久,甚至可以说是这三年来从未忘记过,这次忽然要两人单独见面,她怎么可能不紧张?

    而且出了闸口后她又忽然发现自己忘拿地址了,就更恐慌了,一时间手忙脚乱,连忙想办法补救,那一瞬间她的脑细胞充分调动,正千方百计地想办法呢,可想着想着,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而那个人正是让她纠结了半天的人,她怎么可能不被吓到?

    她还以为自己忘了地址,一时半会儿见不到他了呢,可是说曹操曹操到,一眨眼他就出现了!毫无预警地!

    所以,她一个激动,就杯具了。

    十七的表情也是相当复杂,甚至都有点扭曲了,因为好几种情绪在心头交织,搞得他心神大乱!

    这丫头是来搞笑的吗?还是存心来气他的啊?

    他今天特意跟领导请了假来接机,可他收到的第一份大礼是什么?满地乱滚的吃吃喝喝,甚至还有卫生棉?

    靠!

    他想骂人,真的想!

    思思耷拉着脑袋,不敢抬头看十七,却分明听到了他咬牙的声音,嘎吱嘎吱的!

    她知道这种见面礼是糟糕了一点,但她也不是故意的啊,谁让他忽然出声吓她的!

    十七用力咬了几下牙齿,心里还在翻滚呢,本来他今天是没有请假的,因为之前爸爸妈妈说他们到了后就直接打车去部队的所在地,可是几个小时前爸爸妈妈又忽然告诉他他们推迟行程了,今天只有思思一个人来,他听了后差点捏碎话筒!

    她一个人来?那他要怎么办?要跟她说什么啊?三年前分别时的情形历历在目,他笃定她肯定也忘不了,所以他们该怎么办啊?

    一时间他的大脑里一堆问号,可他也没敢想太多,放下电话后就立即去找领导请假,不管怎么样,先接到她的人再说啊!

    领导很痛快地给了假条,然后他就马不停蹄地飞奔过来了,在机场伸长了脖子等待从云川来的飞机,等啊等,终于等到了,刚刚在远处看到她从闸口里走出来的时候,他激动到不行,脑海里一瞬间又闪过无数个念头,见面后第一句话该说什么?是先说话,还是先拥抱?

    可就在他纠结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她比他还纠结,这丫头从闸口出来的时候表情还很正常,可走着走着就不对劲了,像是丢了什么东西,一脸焦急,手忙脚乱。

    他看不过去,只好喊了她一声,然后就杯具了!

    两人僵持,都默默不说话,因为这情况实在是太戏剧,任凭他们之前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会闹这么一出来。

    思思低着头,眼睛正好落到十七的双脚上,唔,他的脚似乎长大了很多,鞋号起码大了两个!

    她神叨叨地想着,可是,就不知道他的脸有什么变化没有?

    刚刚忙着捡东西,她只是匆匆一瞥,都没来得及仔细看呢!

    从他脚的变化推断来看,他变化应该蛮大的吧,而且她明显感觉到自己头上一团黑影,他长高了很多,压迫感更强了!

    与此同时,十七也在默默打量着思思,因为身高优势,他略微低头就可以看到她的全部,三年了,但她的变化却不是很大,身高虽然也长了点,但跟他是没得比了,身材嘛,小笼包明显又升级了,而且升级幅度还挺大的。

    呃,这个不是重点好吧?

    十七连忙偷偷掐了自己一把,拉回不该有的遐思,但在收回视线之前,还是不自觉地多看了一眼。

    男人嘛,多多少少都会有点歪歪的想法,不过,也仅此而已了。

    他可不敢再胡乱看下去,不然又会胡思乱想,万一再一个冲动,对她做出点什么事来,那他这辈子别想翻身了!

    十七克制住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将视线又转移到她的脸蛋上,可惜,她低着头看不太清楚!

    尽管如此,但他还是按耐不住自己激动的心跳,真不敢相信,她竟然真的出现在他面前了!

    三年前分别的时候,他强吻了她,他想她肯定讨厌死了他,不然也不会三年都不给他写信,他接到爸爸妈妈电话的时候,甚至有点眩晕的感觉,他都不敢相信,她竟然还会愿意一个人来看他!

    三年来,他曾有无数个夜晚梦到她,可梦一醒,她就消失不见了,而现在,她是真真正正地站在他面前了!

    思思虽然低着头,但是却感觉到头皮发麻,心里忍不住埋怨,看什么看?怎么不说话啊?是不是不想看到她呀?不想看到她她就回去好了,当谁稀罕来呢?她只是迫不得已才一个人来的而已!

    两人僵持片刻,最后还是十七率先打破沉默,他深呼吸一口气,强行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故作镇定地问道,“呃……坐了那么久的飞机,你累不累?”

    思思心里一慌,他竟然会说这种关心的话?

    天哪,部队果然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把他那种顽石都改造了绅士了!

    在感情方面没啥见识的思思,很单纯地欣赏绅士的品格,可她哪里懂得,绅士其实更可怕,只不过是更有耐心的狼。

    “还、还好。”她努力装作镇定,然后慢慢地抬起头来。

    这一次,两人才算是真真正正地见面了。

    思思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身材高大,皮肤略黑,面容英俊的男生,呃,不,男人!

    十七本来长得就英俊不凡,在部队里锻炼了三年,变得更有阳刚之气了,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浓烈的阳刚味道,就算她与异性接触不多,但她也能够很清楚地感觉到,他已经不是那个比她小三岁的弟弟了,他看起来比她还要成熟的多。

    他也长高了,长壮了,比从前更结实了,更有气势了,如果不知情的话,如果他身上没穿军装的话,说不定会有很多人认为他是杂志里走出来的男模呢!

    只不过,他比男模要更硬朗一些,眼神也更锐利一些,那是军人独有的气质!

    思思愣愣地看着十七,一时间入了迷,毕竟是三年没见,之前她只能在脑海里自行想象他变成什么样了,虽然想的跟现在见的差不多,但毕竟眼见为实,而且他的变化似乎比她想象的还要明显许多,看得她心潮澎湃。

    而且刚刚听他说话,他连声音都变了耶!虽然她还是能够一下子就听出来是他,但那也是因为他们太熟了的关系,这辈子都不可能错认的,事实上他的声音真的有改变,比以前更醇厚了,就好像是言情小说里经常描写的那种男主角,像是大提琴的声音,很迷人!

    呃,楼思思,你在发什么花痴?

    思思忽然回过神来,立即在心里狠狠鄙视了自己一番,她竟然走神了!

    她连忙动了动,而她这一动,惊到了同样看她看得痴迷的十七,两人的眼神交汇。

    其实,十七刚刚也一直盯着思思看,而且只一眼,他的眼睛就移不开了,小时候的她长得可爱居多,可越长大越漂亮,不只是可爱了,还更娇俏,皮肤白皙,眉目如画,看得他着迷。

    思思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很自然地想起他们分别时的那个吻,呼吸一下子紧绷起来,憋得脸蛋耳朵一起发烧。

    幸好他没有再盯着她看下去,否则她说不定会憋出毛病来!

    十七虽然恋恋不舍,但还是连忙收回了目光,略顿了一下后,才鼓足勇气开口,“走吧!”

    “哦,好!”思思呆呆地点了点头,脚下却没动,显然还有点回不过神来,直到十七伸手向她,拿过她手里的大包小包。

    “哎呀,你不用全拿,我拎几个也没问题的……”她争抢着,然后一不小心,两人的手就碰到了一起,然后他们同时反应过来,彼此都跟过了电似的,又都迅速收回。

    “咳……我一个人来就好了!”十七不自在地说道,然后拎着大包小包就大步往外走,用这样粗暴的方式来掩盖自己内心的柔软。

    “喂,等等我啊!”思思拔腿追上。

    十七听到身后思思的抗议声,心里懊恼,脚步倏地一停,可没想到思思这会儿已经追过来了,然后,又杯具了。

    她的鼻子狠狠撞上了他的后背!

    “唔……好痛……”思思吃痛的声音。

    “思思,你没事吧?”十七连忙询问,瞧见她一手捂着鼻子,表情痛苦。

    思思疼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她的鼻子啊!

    “谁让你忽然停下来的啊?”她忍不住抱怨,还有还有,他的后背没事干嘛长那么硬啊?痛死她了!

    十七看她还有力气抱怨,心里微微松了口气,看来没事!

    思思懊恼不已,觉得自己真是跟这个Q城犯冲,才刚到几分钟,就糗事不断!

    十七看着她红红的鼻头,忍不住心疼,关心地问道,“很痛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听到他的关心,思思的心里好受了一些,摇摇头,“不用。”

    十七的眼底浮现出笑意,没事就好!

    思思看到他的笑容,忍不住懊恼,他那眼神怎么那么怪?好像她是他的小宠物似的!

    “我没事,快走吧!”她拽紧了自己随身的小包,快步向前。

    十七看着她那别扭劲儿,就忍不住想笑,可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楼思思,这边!”

    这丫头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分东南西北啊?

    思思的小脸腾地一红,可恶!又丢脸了!

    十七很无奈地上前,将走错方向的某人给拉了回来,两人一起出了机场大厅,然后上了一辆军牌的车子。

    思思注意到车里面没有司机,显然是十七自己开过来的。

    “你公车私用?”他这么年轻,肯定不到配车的级别吧!

    十七翻个白眼,“楼思思,你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你就不能说我点好吗?”

    他们那个训练基地距离机场十万八千里呢,周围荒无人烟的,他不开车过来,难道走过来吗?

    这车当然是领导允许的,不然拿什么接家属?总不能开飞机吧?

    思思被“训斥”了,也觉得自己想太偏了,可还是忍不住生气,反驳道,“我不是怕你不守纪律嘛,关心一下不行啊?”

    关心?

    十七的心脏忽然又腾腾加速,那种惊喜简直无法形容!

    思思觉得奇怪,怎么他这次没跟她对着干?按照以往,他肯定有一百句等着她呢!

    她狐疑着,然后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刚说过的话……天啦,她说了什么?关心他?

    疯了疯了!

    思思连忙低头,好半天都没再说话。

    十七熟练地发动车子,载着思思朝着训练基地的方向而去。

    为了驾驶安全,路上十七也保持理智,没有再说什么,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他们终于平安抵达了部队的范畴。

    对,只是范畴而已,而不是真正的训练基地。

    “这是什么地方啊?”思思茫然地问道。

    十七忍不住想笑,她的反应也太慢了点吧?人都到这里了,才开始问!

    “放心吧,我不会拐卖你!”他打趣说道。

    思思嘟嘟嘴,待十七将车子停稳后,她解开安全带,一脸好奇地跟着他下车。

    十七仍旧是拎着大包小包,而思思这次没有再多嘴,任由他一个人拿。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招待所,带有警卫员的那种。

    十七对她解释说道,“最近有不少家属来探亲,都是住这里,我们基地不方便外来人员出入的。”

    思思点点头,表示明了,飞行基地里的保密程度可想而知,恐怕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进去呢!

    十七带思思到前台登记,负责记录的工作人员看了看思思,又看了看十七,觉得有点奇怪,“你们姐弟俩长得不太像啊!”

    显然,是想歪了。

    毕竟叶星辰和楼犀两个大人都没来,就思思这么一个小姑娘只身前来,很容易造成误会。

    十七没有解释亲生不亲生的问题,只直接让思思掏出身份证登记,两个都是姓楼的,误会自然解除。

    随即,十七拿了房门钥匙,带思思一起上了三楼。

    房间虽然朴素了点,但干净整洁,思思觉得不错。

    十七把东西一一放好,然后对她说道,“我们今晚就睡这里了。”

    “嗯,好呀!”思思满意地点点头,可忽然又觉得不对劲,他刚刚说什么?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