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主角攻受不对劲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主角攻受不对劲: 20、诱惑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3d978.com七七书屋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主角攻受不对劲

    下一瞬,疾驰马匹已经近到身前,傅吟霄长臂一探,倏地捞人上马,风驰电掣间已跃出好几米。

    苏御被傅吟霄强劲的手臂护着,身后传来肖旗的暴呵,“御林军速速给我捉人!”

    雨还在下,蔓延夜色沉如一张铺天盖地的巨网,高扬马蹄疾如旋踵,所到之处激起阵阵水花。

    “你不是不能动?”

    半响,这要命的速度终于一处山洞前停下,苏御睁着湿漉漉的眸,声音比雨更加冷冽。

    傅吟霄率先跃下马背,朝着他伸手,说:“药效刚刚解。”

    “谁信你的鬼话。”苏御没有去扶他伸过来的那只手,独自跃下马背,朝山洞里走去。

    傅吟霄站在原地,漆黑眼眸锁住苏御的背影,缓了缓,跟了上去。突觉出身后有人,他微微侧头道:“别跟着。”

    暗处的人悄无声息的退走了。

    山洞里光线漆黑,墙面潮湿,但好在不漏雨。

    苏御全身湿透,冷的唇色苍白,找了个地方坐下后,心脏也还在胸腔里剧烈的跳动。

    没过多久,傅吟霄也跟进来,他瞥了一眼苏御,随后在角落找出几截木头,利落的升起一个小火堆。

    “过来烤火。”

    傅吟霄的身上尚在淌水,他解了外袍又脱掉上衣,搭在火堆旁烘烤,身上的水痕顺着精瘦的腰腹滑入裤带,性感又野。

    苏御拒绝道:“不冷。”

    片刻后,脚步声从他身后传来,傅吟霄站定,俯身,居高临下的视线将湿衣的曼妙打量了一个遍,“不冷?刚刚抱你的时候还是一身冰凉。”

    傅吟霄伸出手,在差点触到苏御时,听到他冷冷开口:“别动孤。”

    他用尊称,使得傅吟霄伸出的手顿在半空。

    苏御抬眸,瞳色里流露出一点难掩的凌厉,“滚远点。”

    高大身躯猛地凑近了苏御,傅吟霄的气息带着逼仄和侵略性,“陛下,您在不高兴吗?”

    苏御伸手,如山巅白雪,轻轻覆盖在对方脆弱的喉结处,说:“刚刚若是孙玊没来,你当如何?”

    傅吟霄没动,喉结微滚,脖颈的手指明明冰的他想嘶一口凉气,却好似能摩擦生火,痒意勾人。

    “何必做这种假设?陛下若是真的出事,臣谋逆的罪名可就坐实了。臣当然会竭尽所能护陛下周全。”

    苏御指尖微微用力,压的傅吟霄蹙起了眉,“所以你对肖旗说的话,也是为了护孤周全?”

    “那是为拖延时间,才能解开麻药。”傅吟霄被他摸的不太舒服,眼底汹涌如暗潮,“陛下别那么记仇。”

    刚刚若没有孙玊,肖旗便会被埋伏在暗处的莫骁一刀封喉。

    但这话傅吟霄没说,他没说苏御最后喊得那一声,竟让他有短暂的心颤,在理智尚且未回笼前就已冲上马将人带走。

    这太不对劲。

    “下不为例。”苏御放开了他,漂亮的眉眼突然蹙起,随即低头一阵闷咳。

    这病秧子身体脆弱,今晚折腾了这么久早已超出负荷,到达极限。

    “别倔。”傅吟霄瞧着他苍白的脸色,蹙起眉,也不管苏御愿不愿意了,直接打横将人抱到火堆边。

    乍一靠近温暖的火源,苏御被冻得僵硬的身体总算缓和了些。

    “将就一下,”傅吟霄把刚刚在火堆面前烘干的外袍丢给他,“山间温度低,湿着衣服在身上会过不了夜。”

    苏御拿过外袍,倒是没在这件事上拒绝,前段时间的风寒已经差点去了他半条命,后面还有很多事需要处理,若是这时候病倒,会很麻烦。

    傅吟霄赤着上身,又从腰间摸出一个酒袋,对苏御道:“喝两口取暖?”

    “不必。”

    苏御褪下了浸湿的衣衫,里衣滑落,露出半个清瘦肩头,火光给雪色渡上一层莹润的光辉。

    傅吟霄盯着那点雪白,舌尖不动声色的抵上唇齿,“陛下打算怎么处置淮南王?”

    “你觉得呢?”

    苏御束紧衣领,本是随意简单的一个动作,他做出来却像是放慢了动作,透着一种别样的诱惑。

    若是换作以前,傅吟霄觉得苏御会大事化小,但现在他直觉这小病秧子并不好惹,淮南王要倒霉了,“圣意难测,臣不敢妄自菲薄。

    “不敢?我看你胆子大的很。”苏御微侧目,这外袍宽大,尖细下颌陷在衣领里像一只耷着耳朵示弱的奶猫,仿佛随便团一团就能揣进怀里。

    “臣胆子再大对陛下也是忠心耿耿,”傅吟霄被他这模样逗笑了,“绝对不会像淮南王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

    苏御的靴子里进了不少水,泡的冰冷,他伸手解靴子的系带,却因为手指僵硬,怎样都解不开,索性伸脚到傅吟霄面前,“忠心耿耿,你来。”

    傅吟霄微微挑眉,放下酒袋说:“陛下倒是会现学现用。”

    他俯在苏御身前,两人挨近。

    苏御的视线落在傅吟霄身上,这才发现他受过很多伤。大大小小的伤疤,最长的一道伤甚至在心口位置,今夜的箭伤只有寸长,对比他身上的旧疤,实在不得一提。

    偏偏是这样,让这具性感而又充满爆发力的躯体,透着一股迷人的戾气。

    苏御尚在出神,傅吟霄已握住了清瘦脚踝,湿透的靴子脱下,露出洁白鞋袜,滴滴答答的淌着水。

    沾湿的鞋袜被一点点褪开,随即,苏御感觉到一双粗糙手掌覆住了脚心,大力灼热。

    “怎么了……?”

    他试图后退,很快,脚踝又被猛然握得更紧。

    怎么了。

    傅吟霄也想知道怎么了。

    钿尺裁量减四分,芊芊玉笋裹轻云1。

    傅吟霄这辈子见过的美人、美景、诱惑无数,却在刹那间受到一种无形的剧烈冲击,头脑尚在空白,身体竟瞬间有了反应!

    怎么能?

    宛如握着一块精雕玉琢的玉,清瘦泛粉,冰凉滑腻,脉络在苍白皮肤下蜿蜒,透出种难言的病态美感。

    一个男人的脚,怎么能生出这样惊心动魄的美色。

    傅吟霄盯着苏御,眼底复苏的欲望潮湿又汹涌,粗重的呼吸裹着难言的热气,似乎要灼烧这方小小的天地。

    在这样危险又强烈的目光里,苏御终是察觉出不对劲,挣扎着退开,又问了一遍,“到底怎么了?”

    傅吟霄猛的站起,转身背对,那双平日散漫的桃花眼垂落,藏下所有暗涌的情绪,“在这里等天亮。”

    说完,他也不等苏御回答,也不再看苏御一眼,直接走向山洞的另一头坐下。

    苏御莫名,他感觉到傅吟霄的神色有些慌,声音似乎也含着哑,像是避着他,又像是在……不好意思?

    火堆烧出一声脆响。

    山洞外的雷雨还未停歇。

    夜晚的温度并不高,苏御穿着傅吟霄的外袍取暖,靠着山壁不知觉入睡,半梦半醒之间,还是发起了烧。

    傅吟霄醒着,他根本没睡,一直睁着眼,沉默视线攻城掠地的落在苏御身上。

    他看着苏御难受蹙眉,平日里欺霜赛雪的皮肤仿佛擦了胭脂粉,看着他脖颈间泛起了一层燥热的汗,氤氲着外袍也洇湿成一大片深色。

    傅吟霄无动于衷,却又始终不肯挪开目光,像是自己在跟自己较劲。

    这感觉很新鲜。

    但傅吟霄不了解,也不喜欢。

    他并不喜欢苏御,更没有别的任何意思,但他总是被这种奇怪的感觉蛊惑,被煽动的原始本性,再次隐约有了复燃趋势。

    傅吟霄克制着心里的岩浆与滚烫,他没动自己,却也不肯认输,他不相信自己会被这样低级的欲望把控。

    大概是睡得不好,苏御在梦中又难受的呓了一声,又沙又软的气音,让傅吟霄原本就无法缓和的抬头又更加灼烈了。

    最终,他似乎不想再忍受,沉着眸,走过去,伸手探了探苏御的额头。

    滚烫如火炭。

    苏御毫无察觉,狭长凤眸阖着,眼尾那颗朱红泪痣沉在侧颜的阴影里,即像诱惑,又像邀请。

    俯身间,傅吟霄不受控制,不能把控,尚未回神已将苏御抱进了怀里。

    内心深处的欲与念像是得到了灵魂的抚慰,他仿佛等这一刻等了很久,克制到犬齿咬伤口壁,尝到淡淡血腥。

    宽袍挡住了两人,傅吟霄不敢低头,不敢去看,那莹白的玉足却总是挥之不去。他闭眼,面色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幽深,掌住了苏御的后脑渡酒取暖,两人唇齿纠缠,如此重复好几次,尝得连傅吟霄都热了起来。

    -

    天光已然大亮,苏御睁眼时,发烧的温度退了不少,只是仍旧头疼,喉咙干涸难忍。

    山洞里没有其余人,地面只剩下一堆烧干的黑灰木屑。

    “陛下!”

    匆忙的脚步声传进来,薛不仁跑得满头大汗,看见苏御完好无损才舒出一口气。

    他连行礼这规矩都顾不上,急道:“陛下,您没事吧……金吾卫找了您一晚上可差点把我们着急死。”

    苏御的声音沙哑,轻的几乎没力气,“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

    “是安定侯告知您在这里,”薛不仁惦记着苏御的身体不舒服,忙挑了几件重要的情况说:“陛下放心,淮南王等一众叛党通通已经被神机营拿下,暂时收押在太庙里等待处置。”

    苏御问:“傅吟霄呢?”

    “安定侯正在太庙中,”薛不仁见他起身,连忙上前搀扶,“陛下可要先回宫里?金吾卫已通知了陈公公,一会便有马车来接您。”

    苏御摇头,“去太庙。”

    薛不义担忧劝道:“可是您的身体……还是先回宫里看太医要紧。”

    “无事。”苏御起身,秋水瞳色骤然冷冽。

    他本来念在淮南王是宗室血脉,好歹与反派皇帝有血缘关系,次次手下留情,可换来的却是人人觉得他柔弱可欺。

    不为刀俎便为鱼肉。

    苏御这次,就要拿宗室开刀。

七七书屋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从书本上得来的知识毕竟不够完善,要透彻地认识事物还必须亲自实践。
七七书屋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