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信徒: 17、第 17 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3d978.com七七书屋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信徒

    素年眨巴着眼睛,和景萱相视而笑,素年往前把头靠在驾驶座上,讨好地对慕云飞说:“慕哥,下回有骑马的机会,也带我骑一回,我早就想骑马了。”

    慕云飞笑着瞅她一眼,“找你的北京小哥带你骑,或者找弗兰克也行,我不奉陪。”素年哼了一声,嘀咕:“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我和你的友谊,可没你和他俩的友谊深厚。”慕云飞有意加重最后那两个字的发音。

    素年更恼了,这一路上她可以谁都不搭理,偏不能不搭理他,谁她都说得过,偏偏每次说不过他。

    “那我们可以加深一下友谊啊。”素年眉眼一飞,故意使坏,凑近了在慕云飞耳边用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说:“要不是你已经有了我萱姐,我一定能把你追到手。”说完,她还吹了口热气。

    反了天了,敢当面调戏他,慕云飞挑眉冷哼一声,“你活腻了?还是在车里待着不过瘾,想去车顶上凉快凉快?”素年巴不得他恼羞成怒,故意叫道:“萱姐,你看他,没说两句话,又是翻小船,又是让我扒车顶。”

    景萱虽然没听到素年在慕云飞耳边嘀咕了什么,但是她很聪明地从素年语气听出来她不过是在跟慕云飞撒娇,故意看向慕云飞,笑着嗔怪:“你也是,好好地吓唬人家小姑娘干嘛?”

    慕云飞自然不方便告诉她素年跟他说的话,侧目瞅她一眼,但见景萱笑眯眯的表情,便也跟她笑。那一瞬间眼波流转的默契,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素年眼见没把慕云飞气死,又再接再厉,“萱姐,你以后看男人可得擦亮眼睛,有些男人看着是好看,可惜到了床上就是个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就那个妈宝男,外表高冷吊炸天,跟雅江的康巴汉子真没法比。”

    景萱自然知道她夹枪带棒意有所指,忍笑:“小朋友嘛,总要开发一段时间才能成长。”

    “我可没耐心去开发别人,我喜欢一上来就经验丰富的。”素年有意挑衅地看了慕云飞一眼,见他像是对她俩的对话充耳不闻,心下倒是很不甘心。

    “高手当然喜欢和高手过招。”景萱一反常态,素年说什么,她都接话茬。慕云飞那时候不是说她是当医生的,不该矜持不该害羞,这回就让他见识见识,不矜持的她是什么样。

    “我可算不上高手,高手是郦栀那样的,你们还不知道吧,她和晋阳——”

    “别胡说八道,晋阳有未婚妻。”慕云飞打断素年的话,不想让她继续说下去。

    素年不以为然,“有就有呗,藏人又不在乎这个,在一些贫苦地方,几兄弟合娶一个老婆的都有,何况是露水情缘。”

    “我也听说过合娶的事,不过都是偏远地区。人家的事,你别听风就是雨,弄错就不好了。”景萱也不希望素年继续往下说。就算是真的,也得给晋阳留点面子,毕竟他是慕云飞老战友。

    “我真没瞎说,我要是冤枉了他们,我被天打五雷轰。”素年举手发誓,“慕哥给我订的房间连个卫生间也没有,一大早我只能跑去公共卫生间等着,结果给我看到郦栀从晋阳房间出来,跟我打照面,她气定神闲的,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一看就不是头一回做这样的事。”

    “能别说了吗?管好你自己,少管别人闲事。”慕云飞气恼地扭头瞪了素年一眼。素年见他生气了,偷偷吐了吐舌头,很有眼色地放低姿态,“知道了。”

    难怪他对晋阳说,春风十里不如你,素年恨恨地嗅到了奸情的味道。

    接下来这一路途径昆仑山、昆仑神泉,车队走走停停,欣赏沿途的风景,慕云飞一直没有给素年好脸,素年自知多嘴得罪了他,也就不敢再多说,乖乖跟他保持距离,免得他哪根筋搭错了,打她一顿,就他那身手,打十个她都够了。

    说翻脸就翻脸,还怎么都哄不好,怪难伺候,素年在心里替景萱默哀几秒钟,怎么就摊上这么个男人了呢。

    不想把行程太赶,当天的终点是格尔木,下车后,素年小心翼翼跟在慕云飞和景萱身后,眼巴巴看着他俩在酒店前台办理入住手续。

    景萱瞧见她畏缩不前的样子,心里有点好笑,胳膊肘轻轻碰了下慕云飞。慕云飞伸手握住她的手,转头对素年说:“把你身份证拿过来。”素年赶忙跑上前,一脸兴奋地把身份证交给前台,原本她以为慕云飞恼了自己,没想到他气归气,到底也没有忘记当初的承诺。

    对慕云飞和素年之间那种奇怪的关系,景萱不是没有察觉,但也没有多问,料想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秘密,他不想说就不说,以他的为人,还不至于背着她去偷腥。

    看到慕云飞在酒店停车场整理车后备箱,景萱走到他身旁,“何至于气成这样,那丫头一向口无遮拦,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

    “烦她,说话不过脑子。”慕云飞把后备箱里喝光的矿泉水瓶子用塑料袋装好了,丢进垃圾桶。

    “我看你真正气的是晋阳吧,可你也说了,那是人家的事,也许内有隐情呢,未必就像素年说得那样。”景萱开导慕云飞,为了别人的事生气太不值了。

    “一个女人大清早从男人房间出来,还能有什么好事?”慕云飞把后备箱整理好了以后,又开始拿工具和手电筒检查车底盘。

    景萱蹲下身子,方便和他说话。

    “可能商量事情呢,有些时候,眼见也不一定为实,不听当事人辩解就胡乱定罪,不是我党我军实事求是的作风。”

    慕云飞听到这话,在车底下拿手电照了照景萱,见她蹲在地上,往车底下歪着脑袋,笑道:“还是你脑子清醒,我都被气糊涂了,晋阳不是那种人,回头我找他聊聊。”

    景萱被他晃得眼花,过了一会儿又说:“可是吧,不管有没有那回事,也不该迁怒素年,她就是嘴快,并不是故意冤枉他们。你和晋阳谈话的时候,也别去质问人家,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他想那样活着,你也管不了人家。”

    “萱儿,我发现你当医生屈才了,你应该去搞政工当政委,这洗脑的水平,谁能不说个服字。”慕云飞笑着调侃。

    底盘检查好了,他从车里出来,说不上灰头土脸,可也一头一脸的汗,景萱体贴地拿纸巾替他擦汗,又递上矿泉水。慕云飞很享受她的周到,想捏她的脸逗逗她,又怕手上脏弄脏了她的脸,探头过去亲了亲她。

    他们都不知道,他俩亲昵的这一幕落在一个年轻女孩眼中。

    “云飞——”女孩从呆立的状态回过神来,见慕云飞没有看到自己,很不甘心地叫了他一声。慕云飞和景萱闻声去看,三张脸表情各异。

    女孩很漂亮,穿一身白衣白裙,外面套一件浅粉色羽绒服,清汤挂面长发婉约,妆容精致的脸上除了期待,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委屈。

    慕云飞从容走上前,大大方方和她打招呼,“真巧,在这里都能遇上你。”没有松开景萱的手,他给她俩做介绍,“萱儿,这是宁芸,宁萧的妹妹,宁芸,这是我女朋友景萱。”

    景萱知道,宁萧是慕云飞一个朋友,家境殷实的富n代,祖上的富贵能算到清朝中期。

    “你好。”

    “你好。”

    两个女孩很客气地握手,景萱发现,宁芸听到慕云飞介绍自己是他女朋友的时候,脸色变了一变,使得原本就白皙的脸更加苍白了。

    相比她光鲜亮丽,景萱觉得自己磕碜多了,坐了一天车,又玩了好几个黄沙漫漫的景点,风尘仆仆头发散乱,更要命的是,格尔木此时气温只有零下四五度,慕云飞怕她冷,一下车就给她裹上军大衣。

    “你们到格尔木来,是想去敦煌?”宁芸已经恢复了平静,主动问起他们的行程。慕云飞嗯了一声,看到晋阳站在郦栀车旁,有些心不在焉,也没去问宁芸,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宁芸咬了咬红润的嘴唇,黑宝石一般闪亮的眼睛只盯着慕云飞看,带着点笑意说:“我跟几个朋友从西宁过来的,也要去敦煌,你们几时走,我们可以搭伴儿过去,也能有个照应。”

    “不用了,我们有车队。”慕云飞一口就给回绝了,搂住景萱往酒店大堂走。景萱心里有些疑问,却也压住了,等回到房间再问不迟。

    格尔木的这家酒店条件不错,房间宽敞明亮,慕云飞收拾行李,景萱就那么坐在床上看着他,也不脱大衣。

    慕云飞自然知道景萱心里在想什么,但他此刻脑子里是另外一件事,没有心情去解答她的疑问。

    “也是你前女友吧?”景萱端详着慕云飞。看他那种沉默的态度,就知道想让他自己招供是不容易的,他对他前女友从来语焉不详,想着能蒙混过去就蒙混过去。

    “也”字用得微妙,既带着情绪,也不无调侃,以至于慕云飞想回避都没法回避,只得讪笑:“算是吧。”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算是?”景萱觉得他这个回答没有诚意。

    “没处几天就分了。”

    “所以都够不上坐到你前女友那一桌去?”

    慕云飞额头冷汗直冒,这话术,听起来大大不妙,再不喜欢吃醋的女人,一旦冷嘲热讽起来都挺难缠的,自己要是一个不小心落入圈套,只怕晚上要被踹下床。

    “你不要多心,真没处几天,她后来出国上学去了,要不是今天刚巧遇见,我都不知道她已经回国了。”慕云飞一脑门子官司,也没心思想晋阳那件事了。

    “我觉得她是你喜欢的类型。”景萱慢吞吞地说。她见过的,他另一个前女友也是这样,清纯苗条、仙气飘飘,应该说是男人都会喜欢的类型,我见犹怜的小仙女。

    都说男人择偶的审美前后基本上保持一致,景萱觉得自己大概是慕云飞的一个意外,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喜欢自己,她也漂亮,但不是他以前喜欢的那种漂亮,她还不会撒娇,从小被父母培养得习惯了独立,觉得撒娇是件软弱的事。她不喜欢以性别优势向人示弱。

    但是,她知道慕云飞喜欢,哪怕是面对他打心眼里瞧不上的素年,对方每次跟他撒娇讨好,他都很受用,虽然面上依然不拿正眼看她,私下里却对她多了一份照顾。

    更何况,素年还只是想法飘逸,那一位,出来旅游都穿高跟鞋,飘逸指数只会更高,他不宠着哄着才怪。

    慕云飞拿不准景萱到底是什么态度,不敢贸然说话,只得装哑巴,收拾好行李之后,去卫生间洗脸,避开和她正面交锋。

    景萱不依不饶跟到卫生间门口,军大衣搭在肩头,像找小兵谈话的政委,堵着他不让出去,“她多大年纪?”

七七书屋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从书本上得来的知识毕竟不够完善,要透彻地认识事物还必须亲自实践。
七七书屋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