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我在逃生游戏当万人迷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在逃生游戏当万人迷:水葬 第十八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3d978.com七七书屋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我在逃生游戏当万人迷

    第十八章

    忍不下去了!

    林鸽的反应最激烈,胸口起伏,直接把人护到了身后:“他害怕又怎么了?你是不是男人啊,非要拉个人跟你一起被骂,你心里才舒服?”

    乔弋舟傻眼了:“???”

    抖那两下是因为兴奋,不是害怕!怎么人人都觉得他需要保护?

    “你这么护着他,知不知道他是……”杨逸总觉得自己握着乔弋舟的把柄,刚才那么说,就是想拆穿乔弋舟的身份。

    哪知道刚要说出口,便被方焱捂住了嘴。

    “唔唔唔!!”

    方焱缓缓逼近了他,阴影洒在他的脸上,一字一句道:“你最好给我安静点儿,别让我发现你嘴巴不干净。”

    杨逸的眼睛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奋力挣扎了起来。可方焱像是故意堵住了他的嘴那样,手用力到快要把他脸骨都要捏断。

    怎么可能?

    方焱知道乔弋舟是穿女装的变-态,还这样维护他吗?

    杨逸眼底浮满深深不甘,犹如数条毒蛇缠绕心头,充满了怨毒。

    这算什么?老母鸡护崽子吗?

    可杨逸再气愤又如何?方焱和其他老人根本不站在他这边!甚至不用乔弋舟亲自动手,就会有人护着他!!

    这件事的认知,带给杨逸极大的挫败感。

    事实一次又一次的打了杨逸的脸,恐怕就算说出乔弋舟是穿女装的变-态,也不会有人厌恶乔弋舟的。

    杨逸心里气愤,发现所有人都在看他的笑话,便紧紧的闭上了嘴。

    天花板传来了声音,窸窸窣窣,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在爬动。起初声音微小,逐渐越来越大,像是成群结队一样。

    众人心都凉了大半,窗外有恶鬼,天花板上是未知的恐怖,门也被堵死了。

    看来他们真的无法走出这个房间了吗?

    “我们该怎么办啊……”

    “安静!”乔弋舟做个了嘘声的姿势,“快看那边。”

    众人顺着乔弋舟指向的地方,竟瞧见巨大的十字架下,一尊倒立的耶稣像,已经没了头颅。

    外面的风雪已经彻底停了,清冷的月光从五彩斑斓的玻璃窗透入,照在了耶稣像上。那本该庄严而神圣的耶稣像,此刻没了头颅,蒙上了一层诡异,比外面的那些恶鬼看起来还要渗人。

    心口的恐惧像是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让他们想要放声尖叫,来排解这种快要炸开皮肉的情绪。

    他们的脸色更加苍白,心脏跳动极快:“这是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乔弋舟:“还不清楚,但从上一个游戏看,每个细小的点,到最后都汇聚成一个脉络清晰的故事,像溪水汇聚成洪流那样。”

    乔弋舟走到那断掉头颅的耶稣像下,找到了一页已经泛黄的纸。

    那上面是英文,乔弋舟有些艰难的阅读起来:“神要的人,是经过十字架,受过十字架对付的人。”

    这意思并不算太难理解,本该是激励人向上。但结合眼前的场景,乔弋舟只觉得阴冷可怖。

    乔弋舟眉头紧皱,将纸张递给了方焱,顺道把关键信息告诉了他:“我刚进入游戏遇到了上一轮玩家,他告诉我关键点是找到少爷,是他的队友用命换来的,应该是真的。”

    “少爷?”方焱暗暗思索了起来。

    教堂疑点重重,如若能探查就好了。

    新人发出疑问:“现在我们被关在房间里,怎么去找那个少爷?”

    狭小的空间,也让空气变得浮躁。

    不断逼近的黑暗和危险,还有天花板传来的细碎咀嚼声,好像有什么生物,在啃食着尸体,在大快朵颐。

    这样的脑补和推测,令众人的神经犹如绷紧的琴弦。

    正当此时,门外传来声响:“诸位贵客久等了。”

    那声音醇美得犹如醉人的红酒,优雅动听,像是恶魔的低语。

    ——是刚才的神父?

    “诸位看到房间里的钢琴了吗?”

    钢琴?

    几人缓缓围了过去,互相凝视对方,谁也不敢动手。

    乔弋舟谨慎的把手放了上去,微微一掀,便打开了黑色的钢琴盖。那上面布满的血迹和碎肉,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显得格外明显。

    眼镜男刚才就在忍耐,看到这个画面,再也无法忍住。

    他捂住了嘴,干呕了起来。

    神父的语气颇为风轻云淡:“看来你们已经找到了?那架钢琴被上一位贵客使用过。是我疏忽了工作,只擦干净了外面,而忘记了清理里面。”

    什么忘记了?分明就是故意的!

    众人觉得毛骨悚然,这恐惧的感觉犹如小虫那样,爬满了全身,就连外面渗透进来的月光,也变得几分阴森。

    神父:“传说这架钢琴可以安抚亡魂,便由贵客们推选一位弹奏。”

    杨逸叫嚷起来:“什么安抚亡魂?以为我们是傻子,还会信你的鬼话吗?”

    谁也不想触碰这架不祥的钢琴,可在杨逸说出这句话之后,乔弋舟明显听到,被拉上窗帘的窗户外,一声清脆的咔嚓音。

    玻璃撑不住了?

    乔弋舟的眼睛缓缓朝上挪动,慢得他都能听到自己扬起头的声音。天花板下压,在迅速爬动的那些东西,颇有几分迫不及待。

    不仅窗户被压得破裂,天花板这些东西,也快要冲出束缚似的。

    一门之隔的神父打开了金色的怀表:“原来还有三分钟了,难怪都骚动起来了。”

    众人脸色铁青,这里他们是出不去的,唯一的办法,便是听从男人的安排。

    可这架钢琴这么不祥,谁愿意去弹奏?

    谁也不愿意,谁也不敢开口提。

    气氛几近凝固,那浓浓的急迫感,和此刻的沉默形成鲜明对比,几乎要压垮所有新人的神经。

    “我、我们不如选一个吧?”眼镜男弱弱的开了口。

    胖子闷声道:“说得好听,选谁!”

    眼镜男连忙撇清自己:“我不会弹钢琴,肯定过不了关的。”

    他说的这个理由,好似让新人们找到了出口,纷纷嚷嚷着自己不会弹钢琴。

    可这样一闹,时间更是急迫了起来。

    神父低声笑着:“还有一分钟。”

    神父将金色怀表拿到了自己耳朵旁,笑容温和,却吐出极其血腥的话:“贵客们不觉得,怀表指针走动的声音非常好听吗?咔嚓,咔嚓,就像是……屠杀前的狂欢曲。”

    所有人都毛骨悚然了起来,紧急之下,杨逸把手指向了乔弋舟:“我知道他会弹!!”

    “杨逸!”方焱发了怒。

    杨逸胡言乱语了起来:“他是我同学,我听他弹过!”

    众人齐刷刷将目光放到了乔弋舟的身上,这可是必死无疑的事啊。

    他们纵然看不惯杨逸卑鄙的做法,却也觉得他的确指出了一条生路。

    林鸽紧咬牙关:“你们是不是男人?这样为难一个妹纸!”

    “我们也没办法啊,谁让我们都不会弹钢琴?”

    “妹纸你是老人,是不是该照顾照顾我们新人?”

    这些话把林鸽气得不行,刚刚还一副巴结的嘴脸,现在就急着把人推出去了?

    林鸽以为其他三个老人们都会帮自己,可秦放却站到了新人那边去:“弹钢琴不一定会死,但不弹我们一定会死,还有二十秒,来不及了!”

    乔弋舟眼神微闪,看来是骑虎难下。

    那个最开始把他点出来的罪魁祸首杨逸,此刻正瑟缩在新人堆里。

    他在现实当中就和乔弋舟有仇,如果不先动手的话,难不成任人宰割?

    他自然要抓住每一个机会,推乔弋舟去死。

    对死亡的恐惧,令大部分人的嘴脸都显露了出来。

    乔弋舟紧抿着唇,没有拖累别人的习惯:“不用吵,我弹。”

    他坐到了钢琴前,手指放到了琴键上。

    血肉沾染在他白皙修长的指尖,令他极其不适的蹙紧了眉。

    弹吧!

    原以为他会依靠别人的黑猫眼底浮现赞赏,它经历过上百个游戏,看过无数的人,在这样危机的情况下,大部分人会选择依靠别人,甚至把危险推给别人。

    就像这群新人。

    可乔弋舟却有些不一样。

    ——进入游戏后,要想活下去,最开始舍弃的就是人性,可若是要活得长久一些,需要找回的也是人性。

    黑猫的脑海里回想起了这一句话。

    e队一些队长也曾听过类似的话,却无人明白它其中的含义。

    黑猫缓缓闭上眼,a队到e队,为何会如此分级,最大的秘密在这里——这亦是主区的最大秘密所在。

    它来找乔弋舟,亦有直接关联。

    乔弋舟坐在钢琴前,深吸了一口气,在弹响第一个音时,窗户就先于他的琴音破开了。

    神父:“哦呀,真可惜,时间刚刚过了一秒……”

    什么!?

    众人脸色苍白极了,眼睁睁看着恶鬼们逼近。

    死定了!

    然而令他们没能想到的是,乔弋舟弹奏的时候,温柔的压低了声音,唱起了曲子:“摇啊摇,摇啊摇,星星月亮,云里睡了……”

    这是什么曲子?

    “别弹了,恶鬼都进来了!”他们朝着乔弋舟大喊,心里都有些怪罪乔弋舟动作太慢。

    碎开的玻璃渣满地都是,然而恶鬼并未扑来,在听到这首曲子的时候,纷纷停下了脚步。

    月光渗透了进来,乔弋舟全身都沐浴在银霜似的月色之下,比耶稣像看着还要神圣。

    恶鬼当中有些听完了曲子,竟缓缓闭上了眼,化作了淡淡荧光,飞散到空中去了。

    那些散去的恶鬼们,看乔弋舟的眼神已经变得分外柔和,就跟……看自家孩子。

    这看自己孩子似的眼神,也让新人们揉了揉眼,觉得太诡异魔幻了。

    连方焱刚才也有些害怕,却没想到,乔弋舟选了这一首。

    ——女鬼的摇篮曲。

    他不像乔弋舟,并没有听过全曲,可今日听来,纯净的音色冲淡了恐惧,让人心头温软得犹如化开的春水。

    看来这是乔弋舟在上一个世界得到的特殊奖励?

    这里的恶鬼数量并不少,乔弋舟看到自己的进度条,已经变为——[15/1000]

    门外的神父也震惊,瞬间捏紧了金色怀表,力气大得青筋凸起。

    神父表情沉沉:“竟然躲过去了……”

    恶鬼已经损失了过半,神父低声念了几句话,那批剩下的鬼就骤然消失在了眼前。

    再次开门后,神父已经换上了温柔的笑容,犹如金色曙光:“真是惊险,各位贵客没事吧?”

    众人齐齐看向了他,难免露出几分戒备。

    神父:“快到晚饭的时间了,请允许我去准备晚餐。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我安排了一个游戏给各位贵客玩,希望贵客们不要乱跑。”

    杨逸反驳:“谁要待在这种吓人的地方!”

    神父脸上并无不悦,只是微微一笑,便离开了此地。

    杨逸破口大骂:“妈的,这些难道不是他干的好事,现在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吗?”

    他这话一落下,新人面便面带嫌弃。

    杨逸:“你们这是什么眼神?”

    刚才的那句话,宛如是在说他自己一样。

    渡过这一次危机后,新人对乔弋舟的态度明显有了改变。

    原以为看着柔柔弱弱的乔弋舟没什么实力,应该是攀附其他几个老人才活下去的。就像眼镜男,他甚至还恶意yy过乔弋舟,是不是跟老人们睡过。

    可他刚刚弹奏的曲子,竟然能净化恶灵!

    “那啥,我们刚才,你别放在心上……”眼镜男搓了搓手,想讨好乔弋舟。

    然而乔弋舟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蹲下身抱起了黑猫,捉在怀里就是一顿rua。

    手感太好了!

    黑猫:“……”

    它是驱散恐惧用的工具人么?

    虽然眼神发冷,黑猫也没有挣扎乔弋舟rua它,反正挣扎了对方也会一直rua,还不如省省力气。

    见乔弋舟不理他,眼镜男也不想再自讨没趣。

    “刚才那个男人说准备了游戏?我可不想再玩什么鬼游戏了!门已经打开了,我们不如离开这个教堂吧!”眼镜男向众人提议。

    他看到门开了,便觉得是条生路。

    这地方太邪门了!

    教堂的危险刚刚他是切实感受过的,想着在这里多待一秒都是吓人。

    然而这个提议却没有人理他,纷纷或交谈,或沉默,或撸猫。

    眼镜男:“……”

    他有种被轻视的感觉,眼镜男的脸上隐隐堆上几分怒气。

    他看向门口,外面的月光从斑斓的玻璃窗渗下,朦胧而美好。

    一想到只要能出教堂,自己或许自由了,眼镜男那颗心就蠢蠢欲动。

    眼镜男:“你们倒是回答我啊!”

    “我们刚刚才渡过了一个难关,神父让我们玩游戏,应该不会危险吧……”

    “要出去你自己出去,跟着你走,还不如跟着队长生存率更大。”他们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都超乔弋舟身上放。

    这么明显的大腿不抱?开什么玩笑!

    就算摇篮曲不是直接伤害,但好歹能镇住恶鬼啊!

    眼镜男纵然也有这个想法,但当中被人驳了面子,到底是有些难看。

    正当此时,天花板终于碎开了,上面忽然掉下一个东西,正好落在了眼镜男眼前,离他不足二十公分。

    那是一只硕大的蜘蛛,吞吐着丝线,粗壮到能有一颗头颅那么大。

    眼镜男紧咬着牙关,脸色因惊恐而扭曲:“不!!!”

    离得太近,仔细看去,甚至能看到蜘蛛蠕动的嘴。

    蜘蛛吐出丝线,刚好粘到了他的眼镜上,眼前一片白。他顿时朝后跌坐,连眼镜也不要了。

    门口,他要出去!!

    眼镜男摸爬滚打的到达了门口,手触碰到了走廊的窗外透进来的月光。

    他眼睛流着泪,嘴角张开,笑容里仿佛是寻找到了‘救赎’。

    ——他不要待在这种鬼地方!

    可手指伸出门口范围的同时,眼镜男的半只手都被什么东西切割开了。

    鲜血如泉涌,眼镜男呆呆的望着自己的手,笑容瞬间扭曲成惊恐:“啊啊啊!!!”

    原来有时候所谓救赎,乃是一场风花雪月。

    里面藏污纳垢,深埋危机。

七七书屋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从书本上得来的知识毕竟不够完善,要透彻地认识事物还必须亲自实践。
七七书屋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