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当好老师从被雷劈开始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当好老师从被雷劈开始:「贺间」 第十四章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3d978.com七七书屋提供的总推荐榜小说 —《当好老师从被雷劈开始

    常湘奔到教导主任办公室的时候,办公室锁了门,李成福已经下班了。她又跑到班级,发现包修也没有回班上自习,他的座位空空如也。

    常湘拿起手机给贺间发了条微信询问,贺间说包修拿着检讨走后就没回来,门卫看得严,包修细胳膊细腿儿的,必不可能□□走,应该就在学校里面。

    他还在形容包修的时候掺杂了自己的私货,直接指出包修是个弱鸡,并未嘴下留情。

    常湘并没有在意他的形容词,一边在走廊里徘徊一边思考,如果是自己,心情不好会去哪里。抛去直接□□出逃外,学校也就那么几个地点是僻静可放空的。她想了一会儿,直奔五楼,找到了学校的小天台。

    她的学生时代,最喜欢的地方就是小天台。回想当初,她曾经为了一个风景最好的地界,和其他混子打了个天昏地暗,最后不但收获了领地还收服了一群小弟,那天夕阳西下的时候,魏书云因为她在天台打架的危险行为,跟她生了一肚子气,最后还是掏出一盒创可贴,小心翼翼替她遮挡胳膊上的淤青。

    回忆和现实都有好看的夕照,常湘走到天台上,就看到一个半蹲半坐着的身影,垂着头好像在地上画圈圈。

    包修把校服被揉成一团,垫在屁股下,整个人窝成一团一根根划着火柴,但因为天台风大的缘故,火柴始终没办法点着。他满脸写着自闭,并没有注意到有人正在凑近。

    他只觉得耳边一阵风,余光扫到他放在脚边的的烟盒被一只手抓了起来。包修匆忙抬起头,看见他刚买的那盒华子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从天台上一跃而下。

    “我淦!”包修伸手就抓,但抓了个寂寞。本来就倒霉的孩子顿时崩溃了,把手里的火柴盒一扔,怒吼道:“谁啊!”

    “谁允许未成年人抽烟了?”常湘毫不客气踹了包修的屁股一脚:“别的不管这我得管,烟见一次扔一次。”

    包修看到常湘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被吓了一跳,他屁股挨了一脚,非常恼火,但又想到自己根本不是常湘的对手,怄气道:“你上这干什么啊!”

    常湘也不怕水泥地面脏,直接坐到了包修的旁边。天台上的风景很好,能看到整个操场。她不知道从哪摸出一个棒棒糖,拨开糖纸塞到自己的嘴里,声音含糊:“好兄弟,谢谢你。”

    包修:“???”

    他看了常湘半天,皱着眉头欲言又止,憋了半天说道:“您能像个老师吗?求你了!别再搞我了!放过我吧。”

    “怎么我就搞你了啊。”常湘从地上抓起那盒火柴,从中抽出一个:“给你变个魔术。我能把一根变成两根,看好了啊。”她双手来回晃动,神秘兮兮,本来没有精神的包修也渐渐被吸引了注意。

    他的眼睛盯着常湘的手,下一秒,就看到常湘干脆利落把那个火柴撅成了两半。

    包修扯了扯嘴角,没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都已经笑了就没办法再垮脸,他也拿出几个火柴,一节节撅断:“李主任给我训了一顿,记了大过,说再犯事就直接开除我学籍。这么一想,我回来是对的,再逃一天,说不定真的就被开了,然后我爸也会把我屁股打开花。也算个好事。”

    “我一点都不遗憾,没关系的。有什么的嘛,不就是三年一次和偶像同场竞技的机会嘛。”

    他的手指甲抠到自己的肉里,突然把头别了过去,用手开始揉眼睛:“操,有沙子。”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不去啊?”常湘把校服从他屁股底下抽出来,垫到自己屁股底下。

    包修放弃了揉眼睛,一口怨气全堆在嗓子眼。他的沉默似乎是放大招前的读条,等了将近一分钟,才终于爆发了出来。

    “我都不想说,你还要一直问!”

    “要不是我今天去网吧的路上,路过学校门口的早餐店买包子,听到李成福跟一个数学组的老师说今天要找机会在校长面前挤兑你,让你收敛点知道一下规矩,最好直接让你走人,我现在正跟我云神握手呢!”包修委屈极了:“云神的手又白又好看,谁不想和云神握手呢。”

    “你昨天就应该让我挨顿打,给我打个半死,我今天就心安理得去现场了!我这辈子都没这么倒霉过!”

    “你知道我在学校和网咖的路口走了几次吗?我睁眼睛是有云神的手机壁纸,闭眼睛是你给我那本书。”他压抑着的声音被风吹散,吹到操场上,吹出校门,吹到夕阳的缝隙里面。终于,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他整个人又低沉了下来:“你没走人,欠你的人情我还清了。大姐,你就让我自己待一会吧,算我求你了。”

    包修把头埋到膝盖里,等着常湘离开的脚步声,然而他并没有等到。

    在他耳边响起的、常湘的声音处处透露着欣慰:“好兄弟,周六来参加学习小组吧。”

    包修:“???”

    他的伤感被迷惑一扫而光,脱口而出:“哎不是,凭什么啊!恩将仇报?”

    “来嘛,我这差人啊,不够五个我挨校长骂。”常湘认真严肃。

    “我我我,你说啥呢?你挨骂跟我有啥关系!”包修快让她给整疯了:“我为啥要去啊!你人情我还了啊!我才不去呢!”

    二人僵持之际,学校放学的音乐响了起来。悠扬的竹笛声响彻了校园的每一个角落,惊起了树上的几只飞鸟。等竹笛声结束,常湘手机的电话铃声恰好接上了这段旋律。

    包修没想看常湘的屏幕,但常湘的手机就放在他身旁,他下意识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浮现着“魏书云”三个大字。

    包修的手机里也存了魏书云,不过是给10086备注,好让他欠话费的时候能够开开心心缴费。他没想到常湘竟然和他有相同的操作,在心中吐槽常湘作为一个人民教师竟然如此幼稚。

    直到常湘按下免提键,他绝对不会认错的云神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湘湘,我从首尔回来了。听哥说你调到了育才高中部。下班了吧?我在路上了,你在学校等我一会。”

    然后电话挂断,常湘幽幽叹了口气:“包修同学,我这人最不喜欢强人所难。你周六不来就不来嘛,不来我找别人。”

    她忽视掉包修呆滞的表情,干脆利落转身就走,背影无比洒脱。实际上在心中默数,等她刚好数到了“三”,身后果不其然响起了惨烈的叫声。

    “别别别,别找别人!学习小组我义不容辞啊!”

    “不好意思,包修同学,名额满了。”常湘背对着他,嘴角的笑意若有似无。

    “别啊!”包修的颓唐早就让他丢掉九霄云外,他死死拽着常湘的鞋,发出了凄凉的叫声:“求你了!常老师!我想学习!我想学习啊!”

    ——————————

    魏书云出现在校门口的时候,正卡上了学生们一窝蜂涌出大门的时间点。他柔软的黑发半遮挡住额头,戴着一个黑色口罩,双手都揣到连帽衫的外兜中,倚着学校的外墙等待着人群疏散,不论长相还是逼格都像是日本动漫里走出来的人。即使他举止很低调,却还是引来很多女生的注目,这些学生并非是认出了他,只是不由自主去偷偷瞄一眼帅气小哥哥。

    但日系小哥哥始终一言不发,上来搭讪的女同学纷纷撞上了铁板。

    他等了十分钟,人群才终于疏散了些。魏书云从外墙的阴影里走出来,刚好看到一个穿着便装的男老师向往走,便走过去把口罩摘了下来,友好询问道:“您好,请问高中部是那栋楼吗?”

    张桦这一天都在想应该如何把常湘追到手的事情,想得没什么头绪,打算下班后去胡桃夹子找朋友喝一杯,让朋友给他出出主意,故走得飞快。突然被一个人拦下来,他刚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学生和他打招呼,停下一看才知道是个校外的路人。

    张桦上下打量了一下魏书云,看出他全身上下的装备全都价值不菲,认出他脖子上那条装饰链子都是价值小六位数的奢侈品。张桦平日里脸很臭从来都不会主动帮别人指路,但始终是个嫌贫爱富见风使舵的人,此时对魏书云客客气气道:“对,就里面那栋。”

    “那您知道高三八班是几层吗?”魏书云又问道。

    “四楼。”张桦听到高三八班,正愁没机会见常湘,眉毛一挑:“我可以带你去啊,你是学生家长?”

    “不是,我是来找班主任的。”魏书云心情不错,多回答了一句。

    张桦把自己的车钥匙揣回到兜里,给魏书云比了一个向前的手势,带着魏书云一边走一边道:“常湘啊,常湘我熟啊。哎,你是湘湘的朋友吗?”

    魏书云以为张桦是常湘的好友或者同事,也很和善道:“是。”

    张桦一下子来了精神,忙说道:“兄弟,我跟你打听个事。你知道魏书云是她什么人吗?是她男朋友吗?”

    他领头走在前面,魏书云走在他的侧后方。张桦的话问出口,但魏书云却迟迟没回应,张桦侧头看向他,却见魏书云有些难以置信,眉目里透露出一丝愉悦,慢慢开口道:“还有这种好事?”

    “嗯?”张桦一愣。

    他不知道应该接什么话,又听到魏书云反问他道:“你是她同事?”

    张桦一直想拉拢一下常湘的好友,从她身边的人下手讨好,忙殷勤回道:“其实我在追湘湘。她上次随意拿个人名来搪塞我,但我觉得不太像,因为我能感觉出来她是喜欢我的。女人嘛,说不要就是要,哥们,你能不能帮我问问”

    “不是搪塞,是真的。”魏书云打断了他的话,且收敛了所有笑意,一下子变得格外冰冷:“魏书云是海外富商,家财万贯霸道总裁,跟她有指腹为婚的娃娃亲,家里连婚房都准备好了,明年就结婚。”

    他开始毫无底线胡说八道顺便抒发一下自己美好的愿望。

    “啊?”张桦真的信了,但仍然不死心,从兜里掏出一盒昂贵的好烟,全都塞到魏书云手里:“那他俩感情怎么样?住一起了吗?同居了吗?”他拖了个长音:“哥们,你今天要是没事,我请你吃个饭,我们交个朋友怎么样?”

    魏书云停下脚步,字字清晰又刻薄:“感情特别好,不是癞□□能觊觎的。”

    “你这什么意思?”张桦终于听出不对劲也停下来,和魏书云面对着面。

    “字面意思,你不配。”

    魏书云是真的有些生气了。他只不过被连续的比赛绊住再加上去了韩国一趟,阴差阳错三四个月没见到常湘,她身边都围着什么人啊!说话处处透露出猥琐和冒犯,被拒绝后还试图撬墙角,男女角色一换,这不是妥妥的绿茶婊吗?再一想,常湘那么温柔善良的一个人,每天被这种人围着,她得多苦恼。

    张桦这才明白过来魏书云在耍他:“哥们我他妈的跟你好言好语的,你是想打架是吧?”他身为初中部的体育老师,对自己的身体素质还是很自信的。他把自己的袖子向上撸了撸,顿时凶了起来。

    气氛剑拔弩张,突然听到远处有人喊了一声:“别动手!”

    操场尽头,从天台上跑下来的常湘表情有点焦虑,听语气她是真急了。至于包修,因为常湘跑得太快他跟不上,此时还在二楼的楼梯上扶着腰喘粗气。

    张桦看她来了,顿时更加兴奋起来。他难得有装逼的机会,荷尔蒙飙升,只想在常湘面前彰显一下自己的力量,装作没听到的样子,一拳直冲魏书云的肩膀。他见魏书云身形有些单薄,皮肤又白,一看就是常在室内待着的样子,故也没用上十成的力气,而是刻意把自己的姿势做得帅一些。

    “完蛋。”常湘看到了那一拳的轨迹,只恨自己跑得太慢了。

    下一秒,张桦得意的嘴角还未收敛,忽见魏书云一个侧身,轻松躲掉了他的拳头,瞬间又弯下腰放低底盘,摆出了一个奇怪的体式。张桦的拳还没来得及撤回,只觉得腰身被抱住,大腿被狠狠撞了一下,然后重心不稳,毫无预兆向后方仰了过去。

    他再一眨眼已经倒在地上,呼吸都困难起来,脖子被人用手肘死死卡着,脸越来越红,拼命拍着草坪说不出话来。

    然后听到常湘由远到近责怪的话语声:“我不是让你别动手吗?你这双手出点什么问题你还打不打比赛了!为什么不直接动脚呢!”

    张桦感觉自己脖子一松,又听到卡着他脖子的人语气瞬间变得无比温柔:“抱歉,我没听到,我这就放开。走吧,说好了回来请你吃饭。”

    说的是人话!怎么可能听不到!而且这不应该是他的台词吗!

    再而且常湘那句话别动手难道不是对他说的吗!张桦想爬起来,但他感觉自己脖子上的筋被抻到了,轻轻动一下都让他剧痛。

    “装什么呀魏书云。”常湘瞪了他一眼。二人的脚步渐行渐远。

    等等,她叫他什么?

    张桦忍着那份剧痛,看着蓝蓝的天空,觉得一切都是这样的梦幻。

七七书屋 欢迎您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小说 | 精品玄幻小说 | 精品仙侠小说 | 精品都市小说 | 精品穿越小说 | 精品网游小说 | 精品科幻小说 | 精品其他小说 | 精品小说完结榜
精品小说总排行 | 每月热门精品小说 |每周热门精品小说 | 精品小说总推荐榜 | 精品小说收藏榜 | 精品小说字数榜 | 最新精品小说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从书本上得来的知识毕竟不够完善,要透彻地认识事物还必须亲自实践。
七七书屋本网站为网友转载上传作品空间平台。请上传合法的版权的作品,如有发现本站有侵犯权利版权内容的请向本站投诉。